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兼并收购Vs知识产权
兼并收购Vs知识产权


自2000年以来,世界范围内兼并与收购浪潮风起云涌,据统计,每年花在兼并和收购上的资金已超过5万亿美元。迄今为止最大的一起恶意收购案发生在欧洲.英国沃达丰集团以1830亿美元对德国汉内斯曼进行购并,收购目标直指知识产权。2004年12月8日联想以17.5亿美元收购IBM 全球PC业务,这在中国IT产业界无疑算是一件大事,可在世界范围内这个并购数额是微不足道的。联想与IBM通过整合两家的资源,希望将规模经济与知识产权有效利用形成战略联盟。在联想集团试图突破其战略、组织和文化的框架谋求更大的发展时,这个涉及技术、知识产权和战略能力的综合业务交易给联想集团提供了学习进入世界市场的独特机会。

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尤其近年来,企业界兼并和收购发生的显著变化就是知识产权成为并购的核心目标。在此之前的公司并购也涉及到了知识产权问题,但现在希望通过并购获得知识产权的目的则更加突出。无形资产的价值和重要意义在兼并与收购中受重视程度比以前更高,成为兼并背后的巨大推动力量。此次联想在收购IBM PC业务案例中,最想要的是IBM Thinkpad品牌和有关PC技术。成功收购之后,联想将在5年内有权根据协议使用IBM品牌,并完全获得“Think”商标和PC相关技术
知识产权在公司业务并购中日益突出的原因有三点:首先是知识和信息经济的兴起,技术知识、经营管理知识和品牌在公司发展中比以前更加关键,这直接推动了席卷全球的知识产权并购导向的兴起;第二,随着WTO框架中TRIPS协议和其他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公约的建立,各国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更加强化,商业目的上知识产权的使用更加具有战略意义;第三,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变现交易的重要标的物,也就是说知识产权更加值钱了,企业可以通过出让一部分对自己来说价值不大的知识产权可以获得大笔现金收入,现在的知识产权已经成为变现、融资和投资的一种财产权。
在联想并购IBM全球PC业务的案例中,2003年IBM PC业务净亏损2.58亿美元,继续保留PC业务有关的品牌和专利技术已经意义不大。如果把PC业务以及有关知识产权打包出卖,IBM不仅在这次交易中可以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同时,也实现了对联想集团的战略投资,IBM一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IBM公司把PC业务部门所持有的品牌和相关技术一次性变卖而实现了它的价值,融得了巨额资金,同时又甩掉了亏损的包袱,可以说是一箭三雕。
现在企业的兼并与收购不仅仅只是大型跨国公司的特权了,许多中小型企业也可以通过充分利用其有价值的无形资产进行融资和变现,以期实现其收入的增加和竞争力的加强。在许多情形下,中小企业需要以必要的融资,去获得有价值的无形资产,以便扩张业务或者改善业绩和竞争力。通过并购获得知识产权,能够使中小企业在相对较短的时间里成长为具有巨大资产的价值实体,例如美国微软、SUN等公司通过兼并获得技术而迅速由小变大。同时,大型跨国公司往往在机会来临时,通过剥离某些无形资产获得更大价值的回报,实现公司财务状况和资产结构的显著改善。
兼并与收购是一个非常精细、繁琐的由一系列环节构成的投融资过程。就知识产权方面来说,并购工作环节包括知识产权尽职审查、知识产权谈判、准备获得知识产权的交易手段、购并后知识产权整合、知识产权登记等多个方面。
知识产权尽职审查
 在公司购并之前,收购方获得完整、准确的信息是绝对重要的。尽职审查就是收集信息并评估与这项业务交易有关的利益、问题和风险的过程。这个审查过程要质询问题、就有关业务知识会见重要人员、取得和评估有关的文件和从独立来源获得信息。这是收购活动和利用知识产权的重要过程之一。
 尽职审查寻求决定:知识产权资产的存在、所有权和控制力、知识产权的经济与战略价值、侵犯他人知识产权的潜在责任。知识产权经济价值通常取决于知识产权类型及其范围,包括时间限制、地理限制或者潜在协议限制等。知识产权战略价值取决于其如何很好地适合业务目标和其是否能够有效地实施,在取得知识产权特征、范围、有效性、可实施性和局限性的信息基础上可以评估知识产权的战略价值。
知识产权审查一般谋求收集被收购业务所有知识产权资产及其所有权或控制权问题、这些知识产权的经济和战略价值和侵犯其他知识产权的潜在责任等信息。进行知识产权尽职审查不仅仅要完成全面调查,而且审查员要理解收购方的商业目标,对所涉及信息的秘密和特权性质要有敏感性。
 每个交易都不一样,因而尽职审查目标和步骤也就不同。尽职审查范围、要求和性质受到收购双方有关文件、组织、注册手续、知识产权位置、时间长度、产业环境以及管理团队成熟度等公司状况与政策的影响。收购方组建的审查队伍按照专利、商标、版权、商业秘密等分类逐个对被收购业务所包含的知识产权进行深入核查、分析和评估。
知识产权交易谈判
 一般来说,知识产权谈判充满着玄机和变数,收购方除了要防止“以次充好”、“以假当真”、“偷梁换柱”等花了钱却没买到商定东西的花招外,还要掂量每项知识产权可能潜在的法律地位变化及其损益。并购双方要就知识产权交易条件、交易结构作长时间的谈判,最终才能达成收购交易。交易一般采取转让、分享和教育交流三种方式,双方需要根据具体知识产权形式、双方业务需要和权力层次进行结构性的谈判。
 如果出售的不是一个独立的公司,当出卖方想要出卖的业务部分使用的知识产权与没有出卖业务部分使用的知识产权有交叉时,双方需要商谈交易的结构。双方确认转到收购方名下的知识产权权利结构,确认仍然留在未被收购业务部分继续使用的知识产权权利结构。
 在联想收购IBM PC业务的整个谈判过程中,IBM在PC和笔记本产品上专利、品牌等问题一度成为谈判重点。这些专利和品牌,收购完成后联想能如何用、用到什么样的程度,交易双方争论都很激烈。双方对知识产权谈判范围和交易价格花费了大量时间,这块谈判可以想象得出是十分艰苦的。实际上在联想收购过程中,谈判有一百种可能性就会终止,但是所幸的是,双方都有非常强烈的成交愿望,希望看到这个交易能成功。可以假设双方可能有一方走开了,但最后又回来了,像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很多,谈判中有很多变数,谈判随时都可能终止。艰苦曲折的谈判进程只有到一切细节敲定后才能告一段落。
购并后知识产权整合
  一旦一项购并业务及其所包含的知识产权已经签署收购协议,下一个重要步骤就是迅速地整合所获得的有关品牌和技术等知识产权资产,这是成功并购的重要因素。许多公司往往只有正确的并购战略,却没有成功地整合战略。除非收购方在功能上、财务上和管理上成功地整合,否则,收购所创造的股东财富会非常小。整合工作做得不成功的极端结果就是不到位的整合会毁掉被收购部门的优质文化、失去其技术优势和导致丢失市场份额。知识产权整合就是要把收购进来的知识产权与以前拥有的知识产权有效组合起来,产生提高其价值创造和竞争力表现的综合效果,实现两个来源的知识产权资源能够相互作用的综合能力。
知识产权登记
 被收购的知识产权必须在每个行政机关里都转到新的公司名下,新公司才能实际拥有这些知识产权。知识产权所有权变更的及时登记对保护知识产权有效性和知识产权实施至关重要。为了证实专利、商标或版权的新所有者作为登记所有者,收购方有必要为每个知识产权所在管辖机关的审理准备分开的转让文件。
 总之,从收购方看,希望交易所买到的知识产权“物超其价”,没有明显的知识产权缺损、贬值和法律风险,希望收购的知识产权对公司业务扩展具有积极的战略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