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关于希格码公司与微软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
关于希格码公司与微软公司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案:

 上诉人广州市希格玛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希格玛公司)因侵害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纠纷一案,不服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11)穗天法知民初字第674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查明:微软公司系依美国华盛顿州法律设立的公司。该司于2003年开发完成了计算机软件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Microsoft Office Professional Edition 2003),2003年10月21日上述计算机软件首次发表于美国,并在美国版权局登记注册,注册号为TX5-837-617。
  2010年10月25日,中联知识产权调查中心驻广州办事处(以下简称“中联广州办”)向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公证处申请保全证据公证。在公证员及工作人员的监督下,中联广州办工作人员先后于同年10月26日、11月3日、11月10日、11月17日、11月24日,在希格玛公司经营场所购买了方正T410 P0001笔记本电脑三台、方正R310 P0002笔记本电脑一台、方正R435 P0001笔记本电脑一台,另取得名片、广东增值税普通发票等,购买时拍摄了希格玛公司经营场所门面照片;购买完成后,上述电脑均由公证处直接保管,后依次于同年10月29日、11月8日、11月15日、11月22日、11月25日在公证处对上述电脑开箱检查,并由中联广州办工作人员开机操作电脑,察看并记录电脑序列号、操作系统软件名称、序列号及已安装程序中微软办公软件序列号,并通过“开始”菜单下“程序”的“附件”中的“命令指示符”,将程序切换到“MS-DOS”模式,并在该模式下的“C:\”目录键入有关命令查看创建文件情况,上述过程均拍摄照片,完成后由公证人员对电脑进行封存;公证处公证人员对上述购买及开箱检查过程进行了公证,并出具了(2010)粤穗广证内经字第122767号、第126668号、第129492号、第132727号、第137361号共五份公证书。经微软公司鉴定,上述公证购买的电脑装有的微软windows XP专业版、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计算机软件,均无相应的正版证明或授权使用许可协议。经当庭拆封上述电脑并按公证书所载操作,操作过程中显示所涉软件序列号以及文件创建时间与公证书所载均一致。
  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出具《价格证明》称,在中国大陆境内,Windows XP简体中文专业版建议零售价为每套人民币2001元,微软办公2003简体中文专业版建议零售价为每套人民币4352元。
  微软公司主张本案合理支出包括调查取证费、公证费、律师费、差旅费,就本案以及合并审理的(2011)穗天法知民初字第675号两案共提交调查取证费发票50000元、公证费发票10000元、律师费发票80000元。
  另查明,希格玛公司于2000年5月核准成立,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技术开发、安装、技术咨询、技术服务以及批发和零售贸易。
  再查明一,微软公司法定代表人于2009年2月5日签署《授权委托书》一份,授权微软(中国)有限公司雇员于维东以微软公司名义针对任何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个人或法律实体涉及微软公司知识产权事宜提起、参与、进行诉讼或辩护直到终止司法或行政程序,其代理权限包括但不限于:代为调查取证,代为起诉、应诉,上诉、撤诉,代为签署起诉状、上诉状等,以及为了微软公司利益转委托上述代理权限,以及其他一切所需代理权限;除非通过书面方式被撤销,该全权委托书将持续有效。上述《授权委托书》已履行公证认证手续。之后于维东出具微软委字[CY11]第036号《授权委托书》一份,内容为:根据微软公司授权,兹授权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叶俭、黄永发律师作为微软公司与希格玛公司之间著作权侵权纠纷案件的特别授权代理人,代理微软公司参与案件一审、二审及强制执行程序,代理权限同于维东。该《授权委托书》附有于维东居民身份证复印件、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出具的于维东任职证明原件以及该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本案立案时,微软公司提供的起诉状落款为“具状人:微软公司代理人:叶俭黄永发律师”并有代理人签名,另加盖有“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印章。
  再查明二,希格玛公司于2011年9月21日在广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企业登记数据库查询“中联知识产权调查中心广州分公司”,未查到相应记录。微软公司对此补充提交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涉外调查许可证》、《全国各地驻穗办事机构备案证(副本)》复印件显示,中联知识产权调查中心(以下简称中联中心)于2009年经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朝阳分局核准成立,经营范围包括知识产权方面的咨询服务、技术培训,市场调查等,已取得从事涉外调查活动的许可;中联广州办系其派出单位,该备案证由广州市协作办公室制发。2010年8月4日,微软公司与中联中心签订《合同》一份,约定微软公司委托中联中心对希格玛公司侵犯其软件著作权行为进行调查,获取并固定相关证据。该合同由微软公司代理人于维东签字确认,并加盖有“微软(中国)有限公司”印章。
  原审法院认为,微软公司系依美国华盛顿州法律设立的公司,就本案主张权利的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发表于美国,微软公司对上述软件享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其著作权受我国《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的保护。
  本案争议焦点之一系微软公司是否具有诉讼主体资格,其起诉是否符合我国法律规定。微软公司出具的授权委托书已履行公证认证手续,其代理人于维东根据授权委托书转授权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叶俭、黄永发律师,叶俭、黄永发律师作为委托代理人已获得代为立案起诉的授权,因此,起诉状虽然仅有委托代理人的签字,亦应当认定本案起诉系微软公司的真实意思表示,其起诉并未违反我国法律相关规定,不能以此否定微软公司的诉讼主体资格。希格玛公司关于微软公司不具有诉讼主体资格的抗辩意见并无依据,原审法院对此不予采纳。
  本案另一争议焦点是希格玛公司是否实施复制、发行涉案软件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七条之规定,经过法定程序公证证明的法律行为、法律事实和文书,人民法院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但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的除外。本案中,微软公司主张公证购买的电脑中均预装有其享有著作权的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软件,就上述主张已提供了相应的公证书。公证书内容显示,微软公司从希格玛公司购得的电脑中已安装有微软公司享有著作权的被控侵权软件,而上述电脑从购买起至开箱检查均由公证人员保管,电脑及其相关配件、说明书亦未显示该电脑出厂时已预装被控侵权软件,因此可以推定希格玛公司销售上述电脑时预装了被控侵权软件。微软公司另就电脑中上述软件的安装文件夹创建时间等作了说明,已经就其主张的事实提供了证据。现希格玛公司主张被控侵权软件并非由其预装在电脑中,应当就此提交证据加以证明,以推翻微软公司提交的公证书所证明的事实,但希格玛公司作为负有举证责任的一方当事人,未能提供相应的证据,应当承担对其不利的法律后果,故原审法院认定希格玛公司实施了复制、发行被控侵权软件的行为。
  关于申请人中联广州办能否以自己的名义申请证据公证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证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委托他人办理公证,但遗嘱、生存、收养关系等应当由本人办理公证的除外。微软公司就中联广州办系中联中心真实存在的派出机构、有权代为微软公司申请公证已提供了中联中心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涉外调查许可证、全国各地驻穗办事机构备案证及合同等证据,合同已约定微软公司委托中联中心对希格玛公司侵犯其软件著作权的行为进行调查、获取并固定相关证据,故中联广州办作为中联中心的派出机构代微软公司申请办理涉案公证属于履行受托事项的行为,符合上述法律规定。希格玛公司所称中联广州办不存在,无权提起公证申请,并以此认为公证书存在严重瑕疵不应采信的抗辩于法无据,对此原审法院不予采纳。
  希格玛公司未能提供证据证明其复制、发行涉案软件已经微软公司许可,其行为已构成对微软公司享有的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侵害,依法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微软公司主张希格玛公司停止复制、发行并删除被控侵权软件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的数额问题。因微软公司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其因希格玛公司的侵权行为所遭受的损失或者希格玛公司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而微软公司提出的赔偿数额明显过高,故原审法院不予全额支持。原审法院将综合考虑微软公司主张权利的软件性质、希格玛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持续时间,以及希格玛公司企业规模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微软公司因本案诉讼支付的公证费系为本案诉讼的必要支出,该数额应在两案中分摊,由希格玛公司赔偿。因本案案情并不复杂,微软公司不能证明委托调查公司及律师所支付的调查取证费和律师费确属必要,原审法院酌情予以考虑,不予全额支持。
  综上所述,原审法院依据《计算机软件保护条例》第五条第三款、第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二)项、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之规定,判决:一、希格玛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立即停止复制、发行侵犯微软公司享有的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软件,删除已安装的侵权微软办公2003专业版软件;二、希格玛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微软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50000元;三、希格玛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微软公司合理支出人民币30000元。案件受理费9800元,由微软公司负担1000元,希格玛公司负担8800元。
  希格玛公司不服原审判决,上诉称:1、微软公司在起诉状中没有签章,仅有其转委托代理人的签章,故微软公司提起本案诉讼不合法。2、本案证据保全公证的申请人均为中联广州办,而根据微软公司与中联中心2010年8月4日签订的《合同》,微软公司委托调查的主体是中联中心,故中联广州办无权以自己名义申请证据保全公证,相应公证书属非法证据应予以排除。3、微软公司提供的证据保全公证书仅显示有侵权软件,不能证明我方实施了复制安装侵权软件的行为。该侵权软件可能系我方复制安装、可能是公证购买人私自安装、也可能是公证购买人在购买电脑后请求我方安装。故微软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的责任。4、原审判决我方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18万元明显过高。综上,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改判驳回微软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微软公司答辩称:1、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的叶俭、黄永发律师是经微软公司特别授权的代理人,有权代为签署起诉状。2、中联广州办是中联中心的派出单位,有权申请公证。3、我方提交的证据保全公证书足以证明希格玛公司复制安装了侵权软件。电脑及其相关配件、说明书均未显示电脑出厂时已预装了侵权软件。4、原审判赔数额合法合理。综上,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查明事实清楚,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希格玛公司二审提交了《中联知识产权调查中心广州分中心》的企业注册基本资料,拟证明中联广州办未进行工商登记,其取证行为无效。微软公司确认该证据真实性,但认为不具有证明力。
  希格玛公司还提交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09)沪高民三(知)终字第132号及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10)一中民初字第1647号两份民事判决书,拟证明上海法院对类似案件的判赔金额是6万元,北京法院的判赔金额是12万元左右,故原审判赔金额过高。微软公司确认这两份判决的真实性,但认为与本案不具可比性。
  本院认为,双方二审争议的焦点是:微软公司未在起诉状上签章是否导致起诉不合法;中联广州办的取证行为是否有效;侵权软件是否希格玛公司安装;原审法院酌定18万元是否适当。
  关于第一个问题。根据一审查明事实,广东恒益律师事务所的叶俭、黄永发律师经微软公司授权,有权代为起诉。希格玛公司主张起诉状只能由微软公司签章,缺乏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关于第二个问题。微软公司将中联广州办为申请人的取证公证书作为本案证据提交,该行为本身足以证明微软公司对中联广州办取证行为的认可。另微软公司一审提交的中联中心《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涉外调查许可证》及中联广州办《全国各地驻穗办事机构备案证(副本)》等证据,足以证明中联广州办是中联中心的派出机构。希格玛公司以中联广州办未进行工商登记为由,主张其取证行为无效,缺乏充分依据,不能成立。
  关于第三个问题。根据一审查明事实,希格玛公司销售的电脑中安装有侵权软件。由于电脑从购买起至开箱检查均由公证人员保管,电脑及其相关配件、说明书亦未显示该电脑出厂时已预装侵权软件,故在希格玛公司未提交任何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原审法院推定希格玛公司预装了侵权软件,依据充分,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第四个问题。本案中,希格玛公司以两份在先判决主张原审判赔金额过高。本院认为,已为生效裁判所确认的事实,人民法院应当采纳。但判赔数额体现的是人民法院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所确定的民事责任,不是案件的事实本身,故不存在应当采纳的情况。原审法院综合考虑微软公司涉案软件的性质,希格玛公司侵权行为的性质和情节、持续时间,希格玛公司企业规模,以及微软公司为制止侵权所支付的合理开支等因素,酌定希格玛公司赔偿微软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18万元,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希格玛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应予以驳回。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3900元由广州市希格玛科技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