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员工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可解除劳动合同
员工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可解除劳动合同

案号:(2014)深罗法民四(劳)初字第885号
原告何某香,女,壮族。
被告深圳市忆某实业有限公司。
原告起诉称,2002年10月15日入职被告深圳市忆某实业有限公司,从事高级船务工作。2013年3月29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工资人民币3967元,并于2014年4月15日调整工资至人民币4577元,原告离职前12个月平均工资为人民币4700元。被告于2014年5月19日在无提前通知的情况下以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和公司的规章管理制度为由,向原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要求解除劳动合同。理由:一、《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严重违反单位的规章制度,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本案被告不能证明原告违反国家计划生育政策是严重违反了公司规章制度。二、即使原告违反计划生育,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四十一条以及《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应受到的处罚是缴纳社会抚养费,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第四十八条,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国有控股企业、乡镇集体企业对其超生职工应当给予开除处分或者解除聘用合同。被告是私营企业,并未赋予私营企业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权利,故此违反计划生育并不是被告解除与原告劳动合同的法定事由,被告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行为。三、深圳市劳动合同管理疑难问题研讨会议纪要(深人社专纪(2012)11号)第7条规定女职工违反计划生育仍然适用《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的有关条款,用人单位不得以女职工违反计划生育为由解除劳动合同。劳动合同、集体合同、规章制度另有约定的除外。涉案劳动合同并无相关规定,故此,原告认为深罗劳人仲案(2014)1150号仲裁裁决书违反法律规定,依据《劳动合同法》、《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相关规定,被告构成非法解除劳动合同特此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一、被告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人民币127056.72元;二、被告向原告支付代通知金人民币4700元;三、被告向原告支付律师费人民币6000元;四、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仲裁费。
被告答辩称,一、被告与原告解除劳动合同于法有据。原告与被告在建立劳动关系期间,发现自己于2013年10月8日怀孕二胎,预产期为2014年7月15日。其于2014年3月24日向被告作出书面报告,并计划强行生育二胎。被告于2014年3月26日向原告出具通知书,要求其于2014年4月30日前向被告提交经政府部门批准其生育二胎的相关法律文书。据原告反映,其夫妻间因自身等原因,已根本无法取得政府批准其生育二胎的相关证照。根据我国《宪法》第二十五条规定,国家推行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长同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相适应。根据我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七条规定,企事业组织和公民开展人口与计划生育工作,第十二条规定,企事业组织应当做好本单位的计划生育工作。第十七条规定,公民有生育的权利,也有依法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夫妻双方在实行计划生育中负有法定的义务。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第四条规定,夫妻双方有依法实行计划生育的义务。不施行计划生育是违法行为。第四十三条规定,对拒不履行避孕节育和孕情检查义务的流动人口育龄夫妻,有关单位和业主应当依照合同规定予以辞退解雇。被告认为,原告依法享有生育的权利,也负责计划生育的法律义务。而其强行生育二胎,根据《广东省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的第四条规定属于严重违法行为。所以被告基于原告的违法行为,于2014年5月16日予以解除与原告之间的劳动合同于法有据。另外,被告认为,原告强行生育二胎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家的宪法以及地方性法规等相关规定。二、被告以本案裁决为典型案例,将依法向政府部门报告以及公司自行开展法制宣传教育工作。首先,被告是一个讲求诚信,守法经营的法人企业。其次,被告每年均被要求与深圳市罗湖区南湖街道办事处签订《人口与计划生育综合治理工作目标管理责任书》,认真履行开展计划生育法定义务的工作。再次,被告是一个拥有数百员工的企业,而且绝大部分都是年轻女员工,正值生育年龄。被告严格要求员工遵纪守法,依法享受法定权利和承担法定义务。被告自成立近20年来,均未出现违反计划生育法的违法行为。
经审理查明,原告于2002年10月15日入职被告,从事高级船务工作。2013年3月29日双方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合同约定工作岗位为高级船务文员,每月工资为3967元,原告主张其实际每月工资为4700元,被告予以确认。2014年3月26日,被告向原告发出通知书,要求原告于2014年4月30日前提供相关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证明文件。2014年5月19日,被告向原告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以原告的行为违反了国家计划生育政策和公司的规章管理制度为由,决定解除与原告之间劳动合同关系。2014年7月6日,原告生育二胎,经本院当庭询问,原告确认无法提供符合计划生育的相关证明。
另查,因劳动争议,原告于2014年5月20日向深圳市罗湖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并支付了律师费人民币6000元。深圳市罗湖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8月6日做出仲裁裁决书,裁决:驳回原告何某香的仲裁请求。原告不服,向本院起诉,要求判如所请。
法院认为,本案为劳动争议案件。原、被告之间存在劳动关系,应受劳动法律法规的保护和约束。本案争议焦点为被告解除与原告之间劳动合同是否符合法律规定。计划生育是我国一项基本国策,任何人均有遵守的义务,原告在不符合计划生育政策的情况下生育二胎,其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被告据此解除与原告之间劳动合同,符合法律规定,不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原告各项诉讼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均不予支持。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