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企业出售引发合同纠纷案,法院判决继续履行
企业出售引发合同纠纷案,法院判决继续履行
  原告(反诉被告)马中栋、鲁昆仑与被告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李伟(反诉原告)因企业出售合同纠纷一案,提起诉讼,被告提出反诉。
  原告马中栋、鲁昆仑诉称:二原告和被告李伟在2014年6月28日签订转让合同一份,转让李伟在中百佳乐家的食品经营权,因中百佳乐家不允许个人经营,遂以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的名义转让其股权,在签订合同时被告隐瞒了中百佳乐家不允许转让经营权的事实且在签订合同前并没有向原告出示与中百配送中心签订的联营合同且保证与中百配送中心联营成功,随后原告以43.8万元的价格整体收购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并于2014年6月28日支付合同定金5万元,2014年7月17日支付转让费用348000元,并且约定剩余4万元在原告与中百配送中心签订2015年度合同成功后支付给被告,该合同签订后二原告进场经营,才知晓中百佳乐家不允许转让经营权和禁止改装或者转让柜台且中百配送中心也禁止原告经营,这期间被告一直不出面协调,而且拒绝把公司的公章、营业执照、联营合同交付给原告,双方的合同根本无法履行。另,原告在2014年7月15日之后经营期间的结算款、垫付工人工资等各种费用均在被告李伟账户由被告控制支取,原告无法正常支取,现原告要求被告一并返还。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解除原告与二被告之间在2014年6月28日签订的转让合同及补充协议,依法判令二原告不再履行;2、二被告返还转让款398000元及利息,并赔偿二原告的损失一万元;3、二被告返还原告在2014年7月15日后的结算款349431.87元、垫付的工人工资13237.10元;4、诉讼费用由二被告承担。
  被告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李伟辩称: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应当履行。
  反诉原告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李伟诉称: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系反诉原告独自设立的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0万元。2014年6月28日,反诉原告与两反诉被告签订合同,约定反诉原告将公司股权转让给两反诉被告,双方于7月28日以后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合同签订后,双方按照合同履行了义务,反诉被告支付了转让费,反诉原告将公司交接反诉被告实际经营,并在反诉被告经营初期,继续为反诉被告供货以协助其经营,货款累计154562.75元。但此后反诉被告一直不履行股权变更手续,亦未向反诉原告支付供货货款。2014年9月11日,反诉被告突然提出解除股权转让合同,给反诉原告寄送解除通知书,要求解除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反诉被告未能诚信守约,给反诉原告造成损失,请求法院依法判令:1、反诉被告履行反诉原告与其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2、反诉被告支付反诉原告货款154562.75元;3、反诉费用由反诉被告承担。
  反诉被告马中栋、鲁昆仑辩称:李伟隐瞒事实,将自己的权利、义务在没有征得佳乐家同意下一并转让给了原告,属于无权处分。双方的合同并非股权转让合同,实际为转让佳乐家的联营权。双方签订合同以后并没有实现管理权的控制和转移,且双方至今没有进行过户,没有完成股权交接手续。同佳乐家的结算一直由李伟进行控制,没有李伟的许可我们无法进行结算,仅原告在佳乐家的结算款积压达两个月之久,结算数额达到349000余元,仅此一项就导致原告无法继续经营,不能实现订立合同的目的。双方的分资产负债并没有进行交接,对内活动仍是被告。食品生产的加工需食品生产许可证,而被告在与原告签订合同中隐瞒了此重要事实,明显不具备此类食品生产许可。供货的货款和本案没有直接关联性。
  经审理查明:2014年6月28日,原告(甲方、转让方)马中栋、鲁昆仑与被告(乙方、受让方)李伟签订协议书一份,约定被告整体转让其全额投资经营的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给原告。协议第一条约定:公司原是由李伟全资设立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李伟,注册资本人民币50万元。公司转让后依法由乙方进行公司变更登记。公司变更登记后的法定代表人为李小萍,注册资本为人民币50万元。第二条约定:甲方自愿将对公司的全部出资整体转让给乙方。乙方整体受让甲方的公司后,由乙方绝对控股公司。第三条约定:整体转让公司的价格为人民币43.8万元,包括公司固定资产,与联营方签订的2014-2015年度的联营合同,及与公司有关的所有软硬件,甲方现有的给联营方的质量保证金2.8万元。甲方要协助乙方与联营方签订2015-2016年度的新联营合同,否则共同承担一定风险,前提是乙方接手以后到2015年3月31日之前的业绩与上年度同期相比业绩要增长20%以上,并且要严格保密。在签订2015-2016年新合同前乙方只能以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执行经理的身份出面处理一切事物,对外公司老板还是李伟,否则甲方不承担此风险,必要时李伟必须也有义务出面继续处理有关事宜。第四条约定:2014年6月29日甲乙双方签订转让合同,乙方支付给甲方定金5万元,合同开始生效。7月20日之前确认了公司固定资产和超市库存后,将34.8万元付给甲方,支付完毕当日即开始进行管理交接,7月28日以后开始办理过户手续。剩余4万元在甲方协助乙方完成与联营方成功签订2015-2016年度合作合同的当日支付给甲方。若新年度的合同未成功签订,则甲方退还乙方4万元。第五条约定:双方约定于2014年7月14日进行超市现有产品的库存的盘点,7月20日之前进行管理交接和库存确认。库存确认完毕后,此前正常销售的库存产品,由乙方按进价加合理的费用接收并继续进行销售,并在交接之前乙方一次性付清给甲方。甲方必须保证7月28日之前超市的正常供货,货款在货物正常入库后乙方现金支付给甲方。甲方全面配合乙方办理公司变更登记,公司变更登记所需行政性费用由乙方负担。第六条约定:联营合同中固定费用情况如下:每个店面每年4500元附加合同续签费3000元,总合计30000元(此费用若有出入,再根据实际情况增减)。此费用若在7月份结款中扣除,乙方应该另外付给甲方。甲方公司过户完成后,将其原公司的全部资产以及相关的全部文件完整地移交给乙方,包括但不限于: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产权证书、各种账目、账簿、客户及供应商名单、技术档案、业务资料等。第七条约定:公司转让前原公司原有职工交割前后的工资由甲乙双方按当月各自所占的工作日的比例分别负担。甲方要将7月1-14日之间工资付给乙方。
  2014年7月5日,二原告与被告李伟签订补充协议一份,内容为:2014年6月28日双方签订的转让合同中的“剩余4万元在甲方协助乙方完成与联营方成功签订2015-2016年度合作合同的当日支付给甲方。若新年度的合同未成功签订,则甲方退还乙方4万元”作附加补充说明如下:甲方所承担的风险责任仅限于“因佳乐家的整体运营政策变化而引起的合同不能续签,至于由于乙方的原因例如业绩下滑、质量事故、人员以及沟通等原因引起的单店或者整体的合同不能续签,甲方不承担此风险和责任”。
  另查明(一),2014年3月24日,甲方山东潍坊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百配送中心与乙方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签订联营合同一份,约定:双方采取甲方提供营业场地,乙方负责经营并提供用于经营的商品和营业设施的合作形式。甲方提供的营业场地位于胜利店、新华店、四平、北王、坊子、福寿,经营项目为烤鸡。合同有效期自2014年4月1日起至2015年3月1日止。销售货款由甲方收银台统一收取,乙方不得私自收款。每月20日结款,双方对账日为每月10日。无甲方书面同意,乙方不得私自对形象柜进行改动,也不得私自转让给第三方。未经同意乙方私自改动或转让的,其行为构成违约,甲方有权解除合同或要求乙方排除妨碍、恢复原状、赔偿损失,由此造成的损失由乙方承担。任何乙方不得将其在本合同中享有的权利及承担的义务转让给第三方,若一方擅自转让给第三方的,该转让行为无效,且另一方有权终止合同并要求对方承担违约责任。
  (二),2014年6月28日、2014年7月17日,被告李伟给原告出具收条两份,证明收到公司转让费用共计398000元。原告庭审中主张根据合同,需要得到第三人的确认,至今佳乐家不允许其经营。但对于佳乐家不允许其经营,并未提供相应证据。2014年9月11日,二原告给被告发出《解除通知书》一份,告知被告因佳乐家方面告知其不能继续经营,且其事先不知佳乐家的联营合同及管理制度,合同实际不能履行,要求解除与被告签订的整体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退还转让费,被告应于2014年9月15日前办理柜台等交接事宜。此外,原告庭审中提供打印的佳乐家结款明细一份,主张佳乐家至今压其货款349431.87元,被告不配合其支取,无法实现合同目的。损失10000元原告自愿放弃。二被告对上述明细不予认可,辩称是原告单方提供的证据,没有任何一方确认。
  (三),反诉原告李伟在庭审中提供佳乐家收款收据一份、库存及送货单4份,主张根据双方的股权转让协议第六条的约定,7月18日结算的租赁费31300元、库存69278.70元、三次已送货货款25146.35元、26376.80元、15698元应由反诉被告支付给反诉原告。上述总计167799.85元扣除职工7月1日至7月14日的工资,反诉被告应付款为154562.75元。此外,反诉原告提供与李晓萍的微信记录,根据该记录,李伟跟李晓萍确认库存为烤鸡52箱、鸡腿18箱、全翅35箱、琵琶腿74箱、西装鸭1740只、白条鸭800只。李晓萍2014年7月27日回复:“好的,收到,谢。”对于李晓萍签字的总计361只鸭子的送货单、7月25日的库存表、佳乐家关于租赁费的收款收据反诉被告均认可,7月18日的库存单反诉被告认可是李晓萍签字,但不认可数量与价格。庭审中反诉被告也提供货物明细一份,该明细载明的货款总额扣除代发工资后为102562.60元,其中库存费为1450元。
  (四),根据原告与被告李伟的短信及微信记录,原告于2014年7月29日给被告李伟发微信:“李总,抽时间过户吧?”被告李伟当日未回复。8月8日被告李伟给原告方发微信:“冷库还有琵琶腿30箱,全翅11箱,西装鸭820只,请尽快安排拉走,并考虑结账、过户。”8月13日,李伟给原告发短信:“已咨询明白,先打款,后过户!”8月18日原告给被告李伟发微信:“李总:给超市开发票的事以往是什么时间开如何办?”被告李伟回复:“现在就应该开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因为你们说要打官司!所以我就咨询律师了,律师说先结清欠款,过户再结账!”8月21日原告给被告李伟发微信:“怎么就可以结超市货款?”被告李伟回复:“上次不是告诉你了吗?律师跟我说:要结清你们欠我的款,过户、结款!过户结束后,公章就是你们的了!怎么盖章都无所谓!”9月30日,原告鲁昆仑给被告李伟发短信:“我们已经取得佳乐家的同意的表态,但是条件是我们今天必须把一些必要的手续办齐,今天我们去办手续吧,今天能过户尽量今天过,过不了先出个授权书,然后我们去开发票,具体的见面再说吧”。李伟回复鲁昆仑:“同意过户,我到工商局等你。”“我在等你好长时间了,现在工商局要下班了,没见你来!”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供的合同及补充协议一份、收到条两份、联营合同复印件两件、解除通知书一份、快件底单一份、佳乐家结款明细一份、货物明细表一份、谈话录音光盘及整理记录三份、被告提供的短信、微信记录七页、佳乐家收款收据一份、库存以及送货单四份以及原、被告陈记录在案为证,经庭审质证、本院审查,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原告马中栋、鲁昆仑与被告李伟之间的企业出售协议书及补充协议是否达到解除条件。首先,原告主张在签订合同时被告隐瞒了中百佳乐家不允许转让经营权的事实,转让后中百配送中心禁止原告经营。但根据被告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与潍坊百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中百配送中心签订的联营合同的约定,“任何一方不得将其在本合同中享有的权利及承担的义务转让给第三方”,本案中被告李伟并未将联营合同中的权利、义务转让给第三人,而是以企业出售的形式,将其独资设立的潍坊众誉食品有限公司整体转让给原告,联营合同的主体并未发生变更,因此并未违反该联营合同的约定。原告主张转让后中百配送中心禁止原告经营,但并未提供相应证据,且根据2014年9月30日原告鲁昆仑发给被告李伟的短信,其已经取得佳乐家的同意的表态。因此原告据此主张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其次,原告主张被告存在违约行为,不办理相关合同手续致使原告合同目的无法实现。而原、被告之间的企业出售协议约定:双方于2014年7月14日进行超市现有产品的库存的盘点,7月20日之前进行管理交接和库存确认。库存确认完毕后,此前正常销售的库存产品,由乙方按进价加合理的费用接收并继续进行销售,并在交接之前乙方一次性付清给甲方。7月28日以后开始办理过户手续。根据该条约定,原告应接受被告李伟的库存货物并及时付清货款,且此项义务先于被告李伟的过户义务。在原告未及时付清货款,违反了双方的合同约定的情况下,被告李伟可以先履行抗辩权对抗原告要求过户的请求,不视为被告李伟的违约。且根据2014年9月30日,原告鲁昆仑与被告李伟的短信记录,被告李伟同意过户且已到工商局等候原告,但原告并未出现。综上,二原告与被告李伟之间的企业出售协议及补充协议系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且不符合法定解除的条件,对原告要求解除合同、被告返还转让款的主张,本院依法不予支持。对于原告要求被告返还在2014年7月15日后的结算款349431.87元的主张,本院认为,未结结算款皆因未办理过户手续所致,且结算发生在原告与中百佳乐家之间,结算款应由中百佳乐家支付,对原告的此项诉讼请求,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反诉部分,反诉原告李伟要求反诉被告马中栋、鲁昆仑支付货款154562.75元,并提供佳乐家收款收据一份、库存及送货单4份,主张租赁费31300元、库存69278.70元、三次已送货货款25146.35元、26376.80元、15698元扣除职工工资13237.10元后应由反诉被告支付给反诉原告。对于7月25日的库存表、李晓萍签字的2014年总计361只鸭子的送货单、佳乐家关于租赁费的收款收据反诉被告均认可,7月18日的库存单反诉被告认可是李晓萍签字,因此上述三次已送货货款25146.35元、26376.80元、15698元应由反诉被告支付给反诉原告。对于租赁费,双方的股权转让协议第六条同时约定,此费用若在7月份结款中扣除,乙方应该另外付给甲方。此项租赁费为7月18日与佳乐家结算,因此租赁费也应由反诉被告支付给反诉原告。根据反诉被告提供的李伟货物明细,反诉原告主张的7月18日、7月25日货款25146.35元、26376.80元均在该货物明细中有所体现,反诉原告主张的15698元,在该货物明细中体现为15696元。其余库存,反诉原告并未提供证据证明双方进行了库存确认,李晓萍2014年7月27日的回复只是表明收到该微信,不能证明被告对该库存的认可。而反诉被告所主张的该货物明细中,未减库存的货款总额(扣减代发工资后)为102562.60元,因此本院依法支持的货款加租赁费总额,扣除代发工资后为102564.60元加31300元,即133864.60元。据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六条、第九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一百六十一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驳回原告马中栋、鲁昆仑的诉讼请求;
  二、继续履行原告(反诉被告)马中栋、鲁昆仑与被告李伟(反诉原告)于2014年6月28日签订的企业出售协议;
  三、反诉被告马中栋、鲁昆仑支付给反诉原告李伟货款及租赁费133864.60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付清;
  四、驳回反诉原告李伟的其他反诉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