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以年息24%为诱饵非法吸存485人4200余万元,被追究刑事责任


以投资老年城项目高额回报,保障老年人养老为诱,通过不断发展下线的方式,非法吸收485名被害人存款约4200余万元。2月23日、24日,宋某昌等14名被告人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一案在广东省广州市越秀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据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宋某昌在未经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批准,不具备吸收公众存款资格的情况下,2013年4月7日在深圳市成立深圳老年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老年城公司),同年6月7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南宁市成立广西昌胜老年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被告人宋某昌雇佣被告人徐某标为深圳老年城公司业务经理,以投资老年城项目为由,以高额回报、发展下线返利为诱饵,吸引社会不特定公众投资该公司。

据介绍,被害人大都没有与涉案公司签订合同,也没有收据。经统计,2014年2月至4月期间,深圳老年城公司共收取被害人刘某豪、张某玉等47名被害人存款共计人民币1479500元,已返还被害人的金额共计人民币67430元,造成被害人损失共计人民币1412070元。其中,被告人徐某标共吸收被害人刘某豪等20名被害人存款共计人民币440000元,造成损失共计人民币373710元。

2014年1月,被告人宋某昌在广州市分别成立深圳老年城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以下简称老年城广州分公司)和广东老年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雇佣被告人袁某斌为老年城广州分公司的执行总裁,雇佣被告人席某、袁某彬、张某昌、唐某妹、朱某霞、杨某凤、李某蓉、冯某娟、何某芳、李某明、李某等人以投资老年城项目为由,以年利息24%的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吸引社会不特定公众向该公司投资。

经统计,2013年11月至2014年11月间,老年城广州分公司共吸收被害人顾某华、郑某娟等438位被害人存款共计人民币40925000元,已返还被害人的金额共计人民币267415元,造成被害人损失共计人民币40657585元。

庭审中,该案主犯宋某昌拒绝不认罪。宋某昌称:“我的公司有委托资金管理资格,那些人都是委托投资,我不是非法吸存。我最早于2009年在广西成立了第一家公司,2014年成立了广州的公司,具体全国成立了多少家公司记不清楚了,公司基本都是支持养老事业。这些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我,但我一个人也管不过来,各地公司都是各自负责。广州分公司客户分红加利息每年是24%,这个是公司领导层决定,广州公司收到的投资一部分用于投入到耒阳老年城项目,一部分用于公司买大巴车、支付房租及组织老年人参观旅游。深圳公司没有经营项目,只是负责接待全国老人和洽谈业务。”他表示不认识徐某标。
而徐某标口头表示认罪,但对具体犯罪事实又一概不认。他说:“我和深圳老年城公司是投资关系,2014年3月以投资形式进入公司,并和宋某昌认识。宋说是帮老人养老,是做好事。”“我投资的时候,把钱打给了宋,公司就给了我一个网站地址和账户密码,由公司的人帮我填了相关资料,告诉我以后登陆网站进行查询,没有签订合同,也没有收款收据。我发展了2个人,每发展一个可以拿到投资款10%的返利,他们又发展了20几个人吧。我在网上也只能看到我的下线,看不到他们发展了哪些人。后来公司在2014年4月就关门了,换了其他公司经营,我也打不通宋某昌的电话了。”

记者了解到,该案的其他12名被告人均当庭表示认罪。

在非法吸存过程中,上述涉案公司把每个人的投资划分成了五个档位,一星3500元,二星7000元,三星35000元,四星70000元,五星210000元。投资人在公司网站上注册一个ID号作为自己的个人账户,用这个账户和密码就可以登录公司的网址,可以实时看到自己的收益情况。计算规则就是每一个注册到公司的投资人有一个上线、下线,根据投资人介绍投资公司的下线返利,直接介绍的返利10%。个人账户体现在公司网站上就是电子币,若提现先申请,公司审批确认后扣除5%手续费,由公司打入个人银行账户。但是,到了2014年6月初的时候,投资人就无法登录这个网站。而南宁昌胜公司的网站,早在2014年3月就已经无法登陆。

据悉,深圳公司认缴的1亿元注册资金根本没有实缴,广州分公司认缴的5000万注册资金也没有实缴。老年城公司与多地政府申请开展老年城项目,也仅仅停留在立项阶段,没有实际投入和推进,有的甚至已经解除合同,该公司却以此作为宣传,吸引投资者进行投资。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