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提单持有人何时取得提单不影响诉讼时效的起算
海上货物运输合同纠纷案——提单持有人何时取得提单不影响诉讼时效的起算
纠纷争议焦点
  承运人“应当交付货物之日”是指承运人将货物运抵目的港,具备交付条件的合理日期。托运人未收到银行退回的正本提单,不影响诉讼时效的起算。
“应当交付货物之日”是按照运输合同正常履行情况推定出来的日期,其中的正常情况既包括船舶运输环节的正常,也应包括交付环节的正常,即提单持有人正常提货,承运人正常交付的情况。提单持有人未在合理期限内提货,不影响诉讼时效的起算;否则提单持有人迟迟不提货,该时效就无法起算,这不符合法律规定时效制度的目的。承运人向收货人交付货物不同于收货人完成通关提到货物,不能将收货人完成通关提到货物的时间认定为承运人应当交付货物的时间。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第一款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在时效期间内或者时效期间届满后,被认定为负有责任的人向第三人提起追偿请求的,时效期间为九十日,自追偿请求人解决原赔偿请求之日起或者收到受理对其本人提起诉讼的法院的起诉状副本之日起计算。
  【案件索引】
  一审:武汉海事法院(2009)武海法商字第00053号(2010年10月28日)
  二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1)鄂民四终字第00046号(2011年6月9日)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2013)民提字第00005号(2013年11月4日)
  【基本案情】
  原告:山西杏花村国际贸易公司(以下简称杏花村公司)
  被肯:港捷国际货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港捷公司)
  2007年5月初,原告杏花村公司委托被告港捷公司出运1000吨元明粉从中国镇江港运往巴西桑托斯港,涉案货物装载于“WUXIANG7”轮上。同年5月8日,被告港捷公司签发了正本提单一式三份,载货方式为40个集装箱,收货人INTERCONDORS公司,货物CFR价格为167000美元(含FOB价格101400美元、运费65600美元)。涉案货款支付方式为“CAD”,即凭单交付。2007年6月11日,原告杏花村公司的托收行中行山西分行向代收行巴西银行寄交包括本案正本提单、商业发票、装箱单等全套托收单证。2007年11月8日、12月28日,巴西银行两次告知中行山西分行托收款项未收到,要求该行指示如何处理托收单证。2007年12月28日,中行山西分行指示巴西银行将全套托收单证寄回本行。
  2007年6月9日至2007年11月30日间,涉案货物被存放于巴西桑托斯港的海关监管仓库中。2007年11月8日至2007年12月22日间,涉案货物的40个集装箱已被先后拆箱,并被再次投入流转。2008年1月17日,中行山西分行收到巴西银行退回的全套托收单证,并交付给原告杏花村公司。2008年10月,原告杏花村公司的工作人员多次与被告港捷公司的工作人员联系货物的去向,要求赔偿。2008年12月26日,原告杏花村公司向武汉海事法院提起诉讼。
  再审期间,原告杏花村公司提交了该公司与中国驻圣保罗总领事馆经济商务室的往来信函原件一份,用以证明在巴西桑托斯港办理进口货物通关和提货手续的时间会较长,涉案货物即便在2007年12月27日才提货也是正常的,本案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本案经一审、二审和再审,有多个争议焦点,但主要焦点是原告杏花村公司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原告杏花村公司认为:只有提单持有人有提货权,承运人才产生交付货物的义务。2008年1月17日,原告收到被退回的提单后才有权提货,时效应从此日计算。原告杏花村公司2008年12月26日起诉,没有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故被告港捷公司应赔偿原告货款损失。
  被告港捷公司认为:2007年6月9日至2007年11月30日间,涉案货物被存放于巴西桑托斯港的海关监管仓库中。本案诉讼时效自2007年6月9日卸货后经过一段时间,最迟至2007年11月30日即应开始计算。原告杏花村公司2008年12月26日起诉,超过了一年的诉讼时效,故应驳回其诉讼请求。
  【裁判结果】
  2010年10月28日,武汉海事法院作出(2009)武海法商字第00053号民事判决,被告港捷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一次性向原告杏花村公司赔偿货款损失人民币1211501.5元及相关利息。宣判后,被告港捷公司提出上诉。2011年6月9日,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2011)鄂民四终字第00046号民事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宣判后,被告港捷公司仍不服,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2013年11月4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2013)民提字第00005号民事判决,撤销一、二审民事判决,驳回原告杏花村公司的诉讼请求。
  【裁判理由】
  一审武汉海事法院认为:由于涉案货物买卖的付款方式系凭单交付,原告杏花村公司在全套托收单证尚存放在巴西银行的情况下,无法明确得知涉案货物已经被无单放货的事实,也无法要求被告港捷公司交付货物。被告港捷公司在目的港没有收回正本提单,缺乏应当交付货物的前提条件,也就不具备交付或应当交付货物的情形,诉讼时效无从起算。因此,本案诉讼时效至少应当从2008年1月17日,即原告杏花村公司收到退回的全套托收单证之日起算。该日期也是被告港捷公司作为承运人应当交付货物之日。原告杏花村公司2008年12月26日提起诉讼,并未超过一年的诉讼时效。
  二审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交货应当是指当事人按照合同约定合法交付货物的行为,而非违约交付行为。交货应是承运人和收货人双方的共同行为,而非承运人或收货人的单方行为。被告港捷公司的无单放货行为是在合同外违约处置货物,不能视为履行了交货义务。因此,不能将被告港捷公司无单放货时间作为原告杏花村公司索赔时效的起算点。原告杏花村公司在不持有全套托收单证的情况下,无法明确得知涉案货物已经被无单放货的事实,无法向被告港捷公司主张权利。因此,本案诉讼时效应从2008年1月17日,即原告杏花村公司收到退回的托收单证之日起算,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再审最高人民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二百五十七条的规定,就海上货物运输向承运人要求赔偿的请求权,时效期间为一年,自承运人交付或者应当交付货物之日起计算。其中“应当交付货物之日”的规定适用于货物没有实际交付给提单持有人的情况,是指承运人在正常航次中,将货物运抵目的港,具备交付条件,提单持有人可以提到货物的合理日期。现有证据证明,涉案货物自2007年6月9日起,即被存放在目的港海关监管仓库,说明2007年6月9日承运人已经具备交付货物的条件,本案诉讼时效应自2007年6月9日起开始计算。
  “应当交付货物之日”是按照运输合同正常履行情况推定出来的日期,其中的正常情况既包括船舶运输环节的正常,也应包括交付环节的正常,即提单持有人正常提货,承运人正常交付的情况。提单持有人未在合理期限内提货,不影响诉讼时效的起算;否则提单持有人迟迟不提货,该时效就无法起算,这不符合法律规定时效制度的目的。承运人向收货人交付货物不同于收货人完成通关提到货物,不能将收货人完成通关提到货物的时间认定为承运人应当交付货物的时间。因本案诉讼时效应自2007年6月9日起计算,原告杏花村公司2008年12月26日提起本案诉讼,超出了一年时效期间。一、二审判决认定本案诉讼时效应自2008年1月17日起算没有法律依据,应予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