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员工离职时,有限合伙企业持股平台的退出及处理要点
员工离职时,有限合伙企业持股平台的退出及处理要点

随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关于上市公司实施员工持股制度试点的指导意见》等相关法律法规的施行,有限合伙企业以其设立门槛低、操作灵活、税收负担轻等特点,被越来越的企业作为员工持股平台。无论是上市公司、新三板挂牌公司还是非公众公司,都有着利用有限合伙企业作为员工持股平台的成功案例。然而,当员工离职时如何退出有限合伙企业持股平台,往往因为事先约定不明,导致纠纷的产生,甚至影响到目标企业挂牌、上市的进程。上海鼎城律师事务所根据处理过的案例,结合现行法律法规,对于员工离职时如何退出有限合伙企业持股平台的相关问题予以分析。
一、退出有限合伙企业时有哪些方式?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以下简称“《合伙企业法》”),员工作为有限合伙人如需要退出,主要有三种方式 :解散清算、退伙结算、转让财产份额。具体如下:
(一)解散清算
当出现法定或约定事由时,由合伙企业清算人对企业财产进行清算,并使该合伙企业的主体资格归于消灭。这就意味着该合伙企业不再存续,因而对于持股平台的冲击较大,很少为企业采用。
(二)退伙结算
员工退伙时,由其他合伙人与该退伙员工按照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进行结算,退还退伙人的财产份额。根据《合伙企业法》的规定,退伙人在合伙企业中财产份额的退还办法,可以由合伙协议约定或者由全体合伙人决定。
(三)转让财产份额
退伙的员工可以将其对合伙企业持有的财产份额转让于其他合伙人或合伙人以外的他人。一般而言,转让财产份额需要转让方和受让方就转让条件等事项协商一致才能进行。但如企业希望员工退回时强制转让财产份额,可以事先在合伙协议退伙结算条款中,将份额转让作为结算方式之一,并进一步约定转让的顺序:(1)即由退伙人向合伙企业内部其他有限合伙人转让合伙份额;(2)在无合适受让人的情形下,可由合伙企业以外的其他符合一定条件的员工受让财产份额,其他有限合伙人可享有优先购买权;(3)当无人受让时,可约定由普通合伙人购买财产份额作为兜底。

二、如何确定合伙财产份额的转让价格?
转让价格是员工退出持股平台时各方最为关注的问题,因此建议各方应提前在合伙协议中明确转让价格的确定方式,否则容易引发纠纷。实践中,一般主要有以下三种价格确定的方法:
(一)按设立合伙企业实际出资确定
按照有限合伙企业最初设立或员工入伙时缴纳的出资额作为转让价格。该方法简便易行,但无法反映出合伙企业财产的实际价值。
(二)按退伙时的合伙企业财产状况确定
常见的有按照退伙事项发生时的合伙企业上年度净资产价格估值计算。个人所持有的财产份额价值=合伙企业投资的企业上年度经审计的账面净资产值×合伙企业在该企业的持股比例。合伙协议可以约定,净资产值由普通合伙人或全体合伙人选定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评估,并约定评估费用由合伙企业或退伙人一方或双方承担。
(三)按间接持有股权的价值确定
按照在合伙企业对目标企业持有的股权价值计算。股权价值可以按上季度末公司财务报表每股帐面净资产值计算,也可以按照市场交易价格确定。
以上各方案各有优势和劣势,企业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进行结合,按照工作期限长短、公司是否已经上市、员工绩效优劣、净资产增长比例等条件设定不同的转让价格。如约定当退伙时的合伙企业上年度净资产价格估值高于当初合伙企业出资额时,对于增值的部分可根据工作年限长短、工作绩效,乘以一定的比例系数,借此可以让股权激励发挥挽留人才的功能,对各方也具有一定的公平性。

三、员工如拒绝退出,合伙企业能够采取哪些措施?
《合伙企业法》规定退伙有两种情形:一种是当然退伙,另一种是除名。各方可以在合伙协议中择一约定。
根据《合伙企业法》第48条,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然退伙:
  (一)作为合伙人的自然人死亡或者被依法宣告死亡;
  (二)个人丧失偿债能力;
  (三)作为合伙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撤销,或者被宣告破产;
  (四)法律规定或者合伙协议约定合伙人必须具有相关资格而丧失该资格;
  (五)合伙人在合伙企业中的全部财产份额被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因此,需要在合伙协议中将员工资格的丧失作“当然退伙”的情形后,才可以强制要求离职员工退出平台。
另一种情形为除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伙企业法》第49条的规定,合伙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经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可决议将其除名:
(一)未履行出资义务;
(二)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合伙企业造成损失;
(三)执行合伙事务时有不正当行为;
(四)发生合伙协议约定的事由。
如要对其进行除名处理,则需要合伙协议作出相应约定方可。

结语
员工因离职而退出有限合伙企业作持股平台,其背后涉及退出方式、退出程序、退出补偿等系列问题,如处置不当,可能引发争议和诉讼,直接或间接对企业产生影响。为最大程度地避免纠纷,建议企业完善有限合伙企业作持股平台的合伙协议,尽可能通过事先的协议安排将相关法律风险降低到最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