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去世的股东因生前未出资,法院要求继承人在其遗产范围内履行出资款义务
原告上海某老年公寓开发有限公司为与被告胡某其他与公司有关的纠纷一案,本院于2012年1月31日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同年3月2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代理人尤某、被告委托代理人胡某、陶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3年8月28日,原告经工商部门注册成立。被告之母计云安系原告股东之一。原告注册资金由中介机构垫付,注册资金验资后,即由中介服务机构收回。计云安未实际出资。2008年7月,计云安因病去世。被告继承了计云安遗产。2010年5月20日,原告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对被告提起诉讼(案号(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要求被告以其继承计云安遗产范围承担补足出资义务。2011年1月1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案号(2010)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2248号),判决被告在继承计云安遗产财产范围内支付原告出资款345万元。原告认为,计云安抽逃出资的行为属对原告的侵权损害行为,故计云安依法应当承担抽逃出资次日起计算的出资款利息损失。故原告起诉要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利息损失,以345万元为基数,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03年9月2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
  被告辩称,在(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案件的审理中,原告对利息损失曾提起过主张,之后原告放弃了对利息损失的主张。计云安在世时,原告没有向计云安主张。原告的主张超过了诉讼时效。
  经审理查明,2010年5月20日,原告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支付股本金570万元并按同期银行贷款利率支付从2003年8月28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审理中,原告撤回了要求被告支付利息损失的诉讼请求。2010年8月20日本院作出(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民事判决,判决被告支付原告出资款570万元。一审判决后,被告提起上诉,2011年1月18日,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0)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2248号民事判决,撤销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胡某在继承计云安遗产财产范围内支付本案原告出资款345万元。现原告起诉要求被告支付自2003年9月2日起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
  另查明,在(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案件的审理中,原告未明确表示放弃主张自2003年9月2日起的利息损失的权利。
  以上事实由庭审笔录、(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庭审笔录二份、民事判决书、(2010)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2248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证实。
  本院认为,不作为的默示只有在法律有规定或当事人双方有约定的情况下,才可以视为意思表示。原告在(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一案中,仅撤回对利息损失的主张,并未明确表示过放弃对利息损失的追究,故原告的主张于法无悖,本院予以支持。但由于原告在(2010)徐民二(商)初字第817号诉讼时才对利息损失提出主张,本院认为,利息损失系债权,其诉讼时效应当为二年,故原告要求利息损失从2003年9月2日起算,无法律依据。本院依法从2008年5月20日开始起算。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六十条第一款、第一百零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胡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345万元为本金,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标准支付原告上海某老年公寓开发有限公司自2008年5月20日至判决生效之日止的利息损失。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受理1,050元,减半收取计525元,由被告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通过本院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