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关于股东身份确认的几个问题
股东身份的确认问题在涉及股东权益纠纷的案件中所占比例较大,是股东主张权利的前提和基础,大多与股东诉讼有关的案件均会涉及身份的确认问题。所以,正确认定股东身份就显得尤为重要。实践中关于股东身份确认问题各法院做法不统一,争议问题很多,认定股东资格的标准各异。主要有:1、签署公司章程;2、实际出资;3、公司为其出具出资证明书;4、股东名册的记载;5、实际享有股东权利。
第一种观点认为,实际出资应为认定股东身份的首要标准。资本法定原则是我国《公司法》中资本制度的三大原则之一,而根据国际通行做法,是以实际向公司缴纳出资作为取得公司股东资格的必备要件。因为作为股东只有在实际履行出资这一最基本义务后,才能享有相应的权利,否则就不能取得股东资格。如果股东没有实际出资而肯定其股东资格,就会使公司的资本处于一种不确定的状态,这与资本确定原则相违背,而且这也会对公司资本的真实性、财产的独立性和交易的安全性带来巨大的隐患。
第二种观点认为,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股东名册的记载具有权利推定力,即虽不是确定股东权利所在的根据,却是确定谁可以无须证明就可主张股东的形式资格的依据。因此,股东名册上的记载通常可确认其股东资格,否认股东名册上记载的股东的权益者应当承担举证责任。第三种观点认为,对于股东身份的确认,不能仅以一个标准为依据,应结合案件具体情况尽可能以客观真实的证据为依据确认股东身份。
  实践中,公司运转不规范或处于非正常状态的情况时,根据上述标准判断股东资格得出的结果就不一致。
第一,未实际出资是否可以取得股东资格?我国《公司法》对出资制度作了一些变通,《公司法》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股东不按规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当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公司法》第二百条规定,公司的发起人、股东虚假出资,未交付或者未按期交付作为出资的货币或者非货币财产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改正,并处以一定数额的罚款。也就是说未实际出资人承担的是民事补缴出资、违约赔偿和行政罚款等责任,并不影响股东资格的认定。
  第二,股东与公司之间或发起人股东之间就股东资格发生争议时应以什么为标准?根据《公司法》第三十三条的规定,股东名册是股东可无举证地证明股东身份的文件,故应优先根据股东名册的记载作出认定。但根据实质特征能作出相反认定的,应依实质特征确认股东资格。如股东实际出资并持有出资证明书,但股东名册、工商登记均无记载的,或实际出资人与工商档案中登记的股东不符的,其股东资格的确认应根据实质特征予以确认。在公司内部纠纷应认定其股东资格,变更股东名册。
  第三,公司或股东与公司以外的债权人、股权受让人、股权质权人对股东资格发生争议时,如何确认股东身份?因外部人员并不了解公司内部的实际情况,对公司实际出资、客观真实的现状并不了解,只能根据形式特征即具有公示公告效力的工商行政部门的登记来认定股东资格。即在外部纠纷中,实际出资人与工商档案中登记的股东不符的,以登记为准;对于仅有出资证明书或股权证而未在工商管理机关办理备案登记又未在股东名册中登记备案的,其股东资格的确认也只能根据形式要件工商登记予以确认。
  第四,在显名股东与隐名股东发生争议时股东身份如何确认?隐名股东是与挂名股东相伴而生的,通常表现为实际出资人,主要目的是为规避法律。实践中,常见的需确认隐名股东身份的纠纷有两大类:一类是涉及公司内部关系的纠纷,主要有公司利润分配纠纷、隐名股东行使股东权利纠纷和出资瑕疵对内承担责任纠纷。二是涉及公司外部关系的纠纷,主要有对外被视为公司的股东主体纠纷、向第三者转让股权纠纷和出资瑕疵时对外承担责任的纠纷等。基于这些纠纷首先需要明确的均是隐名股东的身份问题,因此研究此问题很有必要。结合上述股东身份确认方法的分析,我们认为,对于隐名股东身份的确认也分为对内和对外两种情形。在处理因公司外部行为而引发的有债权人等第三人介入的股东资格争议时,由于交易行为与工商登记的公示力相关,因此应以工商登记文件中对股东的记载来确认股东资格。在处理公司内部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时,隐名股东可依协议等实质证据直接对抗显名股东,但鉴于有限责任公司的人合性因素,在确认股东身份时必需取得公司的认可。如果仅就双方达成的权利义务分配问题发生纠纷,则应当明确隐名股东与显名股东就权利义务的分配所达成的契约与一般民法上的契约并没有本质区别,这些权利义务的分配在不涉及第三人利益时,是可以以一般契约原则加以调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