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股东以公司未经营为由提出解散公司,能得到法院支持吗
刘某某与北京盛世大观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上诉案

  上诉人刘某某因与被上诉人北京盛世大观国际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世公司)、原审第三人田某某、原审第三人胡某某公司解散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昌平区人民法院(2012)昌民初字第226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3年2月21日受理后,依法组成由法官蒋巍担任审判长,法官王晴、黄占山参加的合议庭,于2013年3月27日、5月13日两次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某某、被上诉人盛世公司和原审第三人田某某的共同委托代理人周涛、原审第三人胡某某的委托代理人方骏梁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某某在一审中起诉称:2003年8月,刘某某到北京科技职业学院求职时,与在该校工作的胡某某相识,并成为同事。经胡某某介绍,2008年春,刘某某结识了田某某。同年7月,在胡某某的多次动员并承诺由她“出借5万元给刘某某注册公司、如对公司不满刘某某可随时退出,5万元股份由她承接”的情况下,刘某某与胡某某、田某某共同发起成立盛世公司,盛世公司于2008年9月22日在昌平工商局办理注册登记、宣告成立,田某某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胡某某出任总经理。刘某某首期投资5万元,占盛世公司25%的股份,在盛世公司中担任执行总监。
  盛世公司成立后一直无法开展经营。2008年刘某某得知田某某在湖北省黄梅县注册由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其业务范围与盛世公司基本相同,其目的很可能是想利用盛世公司所提供的住宿和办公条件为其个人的湖北公司拉生意、拓展业务。
  2009年2月,在公司的股东会上,刘某某提出如何处理田某某同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两个公司之间的关系以及他长期在公司住宿的费用分担等问题,但田某某始终未作出合理解释。三位股东就公司如何经营等问题无法达成共识。在此情况下,刘某某提出转让自己的全部股份、退出公司,两位股东对此予以认可,并表示商议后再通知刘某某。
  自2009年2月起,至今已经3年有余,田某某、胡某某一直未让刘某某办理过转让股份、退出公司的手续。两年来,盛世公司再没有开过股东会,也未向刘某某提交过业务报表和财务报告。自2011年3月起,刘某某再也联系不到胡某某,到公司找,公司办公室门锁已经更换,刘某某无法进入公司办公。自2011年6月起,刘某某与胡某某因债务纠纷多次起诉到法院,双方间失去了信任。
  盛世公司成立至今一直未能正常经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已离开公司、难觅踪迹,在注册地找不到盛世公司。自2009年2月至今,已经持续2年11个月没有开过股东会。刘某某认为,盛世公司继续存在将会给其带来更大的损失,故请求判令:1、盛世公司解散;2、盛世公司承担诉讼费。
  盛世公司在一审中答辩称:不同意刘某某的诉讼请求。刘某某在诉状中提到的公司解散理由不成立,因自公司成立后田某某和胡某某一直在经营管理公司,而且不存在法律规定的两年之内无法召开股东会这样的事实,两年之内田某某和胡某某通知过刘某某召开股东会,但刘某某没有参加。股东会应到3人实到2人符合公司章程规定,故在刘某某没有参加该股东会的情况下,股东会作出的决定是有效的。刘某某所述盛世公司一直未经营及田某某早已离开公司,且已经找不到盛世公司均不是事实,公司依然在注册地办公,并按时在工商局进行了年检。刘某某所述关于田某某是两个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不是公司解散的法律规定的条件。综上,请求驳回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田某某在一审中述称:同意盛世公司的答辩意见。
  胡某某在一审中述称:原则上同意盛世公司和田某某的意见,现在不具备解散公司的条件。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9月盛世公司成立,刘某某、田某某、胡某某均在盛世公司工商备案的章程中登记为公司股东,公司申请注册资本为100万元,首次出资20万元,其中刘某某登记出资5万元,占注册资本的5%,田某某登记出资额为8万元,胡某某登记出资额为7万元。田某某为盛世公司法定代表人。盛世公司没有董事会,田某某为公司执行董事,任期3年。
  盛世公司章程第二十条规定“公司的营业期限30年,从公司营业执照签发之日起计算。”章程第十条规定:“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照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章程第十一条规定“股东会会议分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召开股东会会议,应于会议召开15日以前通知全体股东。”章程第十三条规定:“股东会会议做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决议,以及公司合并、分立、解散、清算或者变更公司形式的决议,必须经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
  在刘某某起诉之前,其未与其他股东协商过关于解散公司的问题。
  一审诉讼中,盛世公司提供2010年12月30日、2011年10月18日的股东会议记录,会议记录中有股东田某某及胡某某签名。刘某某对股东会议记录的真实性提出异议。同时,盛世公司还提供了业务合作协议,刘某某对业务合作协议的真实性亦提出异议。
  上述事实有工商档案材料、公司章程、工商信息查询及双方当事人陈述等证据在案佐证。
  一审法院判决认定:解散公司应该符合公司章程和公司法的规定。首先,盛世公司提供了两份股东会议记录,以证明该公司连续两年召开了股东会议,虽然刘某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盛世公司连续两年未召开股东会。其次,股
  公司解散的必要条件之一是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而本案中虽然两股东之间存在矛盾,但刘某某尚未尝试其他救济方式,在穷尽其他可能的手段和途径前,其要求解散公司的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综上,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第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刘某某的诉讼请求。
  刘某某不服一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其主要上诉理由是:盛世公司成立后一直没有正常营业,现在已经不知去向。田某某在盛世公司成立后又另外注册德才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3人经过协商决定由胡某某接收另外两人的股份,但因胡某某不配合,未能对公司相关登记事项进行变更。刘某某与胡某某之间因为债务纠纷多次到法院诉讼,双方完全失去了信任,关系严重对立。田某某和胡某某连续3年不召开股东会,并伪造公司股东会记录,盛世公司继续存续会使刘某某利益受到重大损失,已经具备解散条件。故上诉请求判令:1、撤销一审法院判决,改判盛世公司解散。2、盛世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刘某某向本院提交以下新的证据予以证明:1、朱国华与湖北楚天人才培训交流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录音材料;2、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区分局发给刘某某的《询问通知书》;3、《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
  盛世公司服从一审法院民事判决。其针对刘某某的上诉理由答辩称:田某某、胡某某、刘某某投资盛世公司的相关手续符合法律规定。公司成立后,按照章程规定召开了股东会,也在正常经营。盛世公司经营中出现的资金紧张等问题是由刘某某造成的,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盛世公司与房屋出租方的租赁纠纷正在昌平区人民法院审理之中。公司存续对股东、员工和社会更有利。对刘某某其他与本案公司解散无直接关系的上诉主张不予答辩。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刘某某的上诉请求。
  盛世公司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原审第三人田某某陈述称:同意盛世公司的意见。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刘某某的上诉请求。
  田某某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原审第三人胡某某陈述称:不同意刘某某解散盛世公司的上诉请求。盛世公司成立后召开过3次股东会议,后2次刘某某无故缺席,责任不在盛世公司。股东会上从来没有形成过资本重组的决议。盛世公司经营状况一般不是解散公司的法定理由。公司存续对股东、员工和社会更有利。盛世公司正在解决房屋租赁纠纷和股东出资不到位等问题。刘某某解散公司动机不纯,涉嫌逃避职务侵占。对刘某某其他与本案公司解散无直接关系的上诉主张不予答复。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刘某某的上诉请求。
  胡某某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
  经本院庭审质证,各方当事人对以下涉及本案争议焦点的新的证据持有异议:
  1、刘某某提交的朱国华与湖北楚天人才培训交流中心工作人员的电话录音材料,用以证明盛世公司在一审中提交的与该中心的业务合同是伪造的。2、刘某某提交的北京市公安局昌平区分局发给刘某某的《询问通知书》,用以证明胡某某举报刘某某侵占财产。盛世公司、田某某对证据1的真实性和证明目的不予认可;对证据2的真实性认可,对其关联性不予认可。胡某某认为这两份证据不属于新证据,不同意质证。3、《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昌平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盛世公司、田某某、胡某某对证据3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没有关联性。
  本院认为,刘某某提交的证据1、证据2在一审审理过程中未提交,该证据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一条规定的“新的证据”的范畴,不属于新证据,故本院对上述两份证据不予采信。刘某某提交的证据3与本案没有关联性,本院不予采信。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一致。
  上述事实,有各方当事人提交的上述证据、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盛世公司由田某某、胡某某、刘某某3人投资成立,刘某某请求解散公司必须符合公司章程或者《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相关规定。刘某某上诉称,盛世公司成立后一直没有正常营业,现在已经不知去向,但盛世公司提交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副本和北京市企业信用信息网的信息显示,盛世公司已经通过企业年度年检,企业状态是开业。刘某某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刘某某上诉称,田某某和胡某某连续3年不召开股东会,并伪造公司股东会记录,盛世公司已经具备解散条件。本院认为,盛世公司提供了两份股东会议记录,以证明该公司连续两年召开了股东会议,虽然刘某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提出异议,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盛世公司连续两年未召开股东会。刘某某该上诉意见,本院不予采纳。刘某某上诉称,田某某在盛世公司成立后又另外注册其他公司,3人经过协商决定由胡某某接收另外两人的股份,但因胡某某不配合,未能对公司相关登记事项进行变更。因刘某某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主张,且田某某和胡某某对此予以否认,故本院对刘某某该上诉意见不予采纳。刘某某上诉称,其与胡某某之间因为债务纠纷多次诉讼至法院,双方完全失去了信任,关系严重对立。本院认为,该事实和理由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规定的公司解散的法定条件,不予采信。刘某某上诉称,盛世公司继续存续会使其利益受到重大损失,但在案证据尚不能证明盛世公司继续存续会给股东带来重大的利益损失,法院判令解散盛世公司的条件并不具备。
  综上,一审法院判决处理结果并无不当,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