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合同纠纷:挂靠经营:曹某某诉某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
原告曹某某诉称,被告于2009年10月成立,原告于2010年3、4月份开始陆续将其手中大量的专利业务转入被告处处理,原、被告双方就专利申请等相关业务进行合作。双方约定,对于原告客户支付的代理费,由原、被告按3:1的比例进行分成。此后,原、被告双方一直按此约定进行合作,期间未发生任何争议。
2011年1月20日,原告的客户上海华某通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勤公司)向被告支付了一笔专利申请费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915,620元(其中代理费744,000元,官费171,620元)。根据此前的约定,被告本应支付给原告代理费558,000元,但被告仅支付给原告250,000元,剩余308,000元代理费至今未付。期间,原告曾多次向被告催讨,但被告以各种理由予以推脱。原告认为,被告拒不支付剩余代理费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且给原告造成了一定的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一、被告向原告支付代理费308,000元;二、被告向原告支付以308,000元为基数,按照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自2011年1月30日起至判决生效日止的逾期付款利息。
  被告上海某某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辩称,原、被告确实存在专利业务上的合作,也有对代理费按3:1的比例进行分成的约定,但前提是专利申请的所有事宜包括全部流程、文件撰写、客户维系及维护均由原告自行处理,被告仅提供给原告专利代理资质。但在合作期间,原告擅自私刻被告的公章及专利业务章,且未经被告负责人同意与客户擅自签订合同,并私设其他账户收取费用,给被告带来巨大的经营风险。在双方发生矛盾后,原告将大量的申请案件滞留在被告处,被告不得不花费人力物力将这些案件重新整理,帮客户缴纳官费,答复专利局的审查通知等,给被告造成了相当大的损失。现被告同意将剩余的308,000元代理费支付给原告,但要求扣除原告以被告名义代理SEPA公司(代理费用3,621元)、上海某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代理费用1,035元)、史春培(代理费用3,000元)、特拉蒂某公司(代理费用32,338元)、湖州某某丝带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代理费用1,800元)专利业务所应支付给被告的代理费10,448.5元(41,794元×0.25),以及被告代原告处理专利业务所应收取的费用共计142,595元,代原告客户上海一成汽车检测设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成公司)支付的年费滞纳金195元。
  针对被告的辩称,原告补充意见,称本案的发生皆由被告无故要求原告将所有客户的案件全部转出而引发。关于史春培(代理费3,000元)、特拉蒂某公司(代理费32,338元)、湖州某某丝带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实际代理费为500元)3个案件的代理费,原告同意按25%支付给被告,但被告需向原告开具相应的发票;关于被告所主张的年费管理费和滞纳金,因所有客户均没有委托过原、被告对自己的专利进行年度监控,故被告属于未经授权情况下对客户的专利进行年度监控,原告不同意支付该笔费用;关于被告擅自转官方文件、意见陈述和补正的行为,该工作本应由原告负责完成,被告系越权行为,且该工作即使由原告自行完成,无论是通过邮件、传真或快递的方式,仅需支付不超过10元的费用,故同意按每笔10元支付给被告;关于被告主张的为华勤公司作实质性意见陈述的费用,相关案件系由其他代理机构承接中途转至被告公司,相应的费用已由其他代理机构收取,被告无权主张;关于被告主张的为华勤公司152件专利案件代为缴纳官费、办理资助的费用,同意按流程人员工资23元/小时以2小时工作时间计算,给付92元。
  反诉原告上海某某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诉称,要求反诉被告曹某某返还私自刻制的反诉原告公章及专利业务章,并书面承诺自行承担因其私刻公章而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
  反诉被告曹某某辩称,其从未私刻反诉原告的公章及专利业务章,只刻过没有麦其字样的知识产权业务章,该章也已经很久没有用过了。且双方既然是挂靠关系,原告有权使用被告的公章和专利业务章,没有私自刻章的必要。故不同意反诉原告的反诉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主张提供如下证据,并经当庭质证:
  1、公证书1份,拟证明原、被告就客户支付的代理费按3:1分配,华勤公司于2011年1月20日支付给被告915,620元(其中代理费744,000元,官费171,620元)。被告质证意见为,公证书的形成有瑕疵,系原告自己操作计算机,但对公证书中邮件往来的真实性无异议,并提出按3:1分配的前提是所有工作由原告自行完成。
  2、汇款凭证4张,拟证明被告按3:1的比例向原告支付代理费,华勤公司的代理费被告只给付原告25万元。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3、原告与华勤公司员工沈欢欢的往来邮件,拟证明华勤公司专利申请的工作绝大部分由原告完成,以及被告违反合作约定擅自将官方文件直接寄给客户,增加了工作量。被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认为邮件未经公证不具备证明效力,同时提出华勤公司的专利申请前期确实由原告在做,但2011年3月16日之后因原告未再去过被告处,故后续工作只能由被告完成。
  4、被告出具发票及专利收费收据,拟证明上海靖盛防护服务用品有限公司案件的代理费仅为1,000元,而被告要求原告支付的费用却达1,500元;詹志胜案件的代理费为1,000元,系由上海翔达塑胶工业有限公司代付,并非被告主张的1,800元。被告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确认收到詹志胜案件的代理费,对上海靖盛防护服务用品有限公司代理费发票所对应的专利号因时间较长已无法确认。
  5、费用账单1份,拟证明湖州粉红丝带健康咨询有限公司专利申请的代理费为500元,并非被告主张的1,800元。被告提出该证据系原告单方制作,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
  被告为证明其辩称和反诉请求提供如下证据,并经当庭质证:
  1、电话录音记录1份,拟证明原告承认自己私刻了两个事务所的章。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录音中所提到的章只是知识产权业务章,并非被告所推断的公章和专利业务章,且该章也已经早就不用了。
  2、被告公章及专利业务章印鉴1份,拟证明被告在专利局备案的印章外观。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确认,认为仅有印鉴无法确认是否系在专利局备案的印章。
  3、专利局调取文件1份,拟证明原告私刻了被告的公章和专利业务章并在递交专利局的文件中使用。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同时指出被告提供的文件中只有专利业务章,且该章是原告所盖还是被告所盖亦无法确认。
  4、委托代理合同2份,拟证明交易习惯和计费标准。原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5、著录项目变更申报书、变更通知书等,拟证明原告承接的相关业务应由原告负责办理转所变更手续,如原告未及时转出,被告后续提供的服务理应收费。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同时提出该些客户的转所变更手续已经完成,且上述客户都是与原告联系,不存在被告需要直接和客户联系的情况。
  6、原、被告往来邮件,拟证明被告要求原告将相关业务转出。原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7、专利收费收据1张,拟证明被告代原告的客户一成公司缴纳了年费滞纳金195元。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客户并未授权被告支付滞纳金,即使被告为客户垫付了也不应向原告主张。
  8、工作量及收费金额统计,拟证明被告为原告代理的客户提供服务所产生的费用。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认为系被告单方制作,其中被告主张的年费管理只是做了通知并没有获得客户的授权、故不应收取费用,且按照挂靠经营的约定被告只要履行通知原告的义务即可,不应擅自代原告做一些工作并向原告主张费用。
  9、被告与华勤公司往来邮件及收条,拟证明被告的工作量。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相应的工作本应由原告完成,被告系越权行为,目的是为了争取客户。
  10、原、被告往来邮件,拟证明被告通知原告领取文件、转走客户。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并非原告不去被告处领取相应的文件,而是受到被告的故意刁难。
  11、尚未入账的客户应收账款清单,拟证明由于原告未及时催缴客户代理费用,致使被告至今未能收到应收账款。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有异议,提出系被告单方制作,且清单所列相关费用或已支付给被告或已退还发票。
  12、被告收费表,拟证明相应的收费标准。原告提出该证据系被告单方制作,故对其真实性不予认可。
  13、发票及客户支付凭证,印证证据12的收费标准。原告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认为与本案无关联性。
  经审理查明,被告系2009年11月成立的普通合伙企业,经营范围为专利代理、版权代理、商标代理等。自2010年开始,原告与被告就专利申请等相关业务进行合作,约定原告以被告名义为其客户代理专利业务,具体工作由原告负责完成,被告为原告提供代理资质并负责将收到的相关官方文件转给原告,客户支付的代理费从被告处走账,由原、被告按照3:1的比例进行分成。此后,原、被告按此约定进行合作。
  2011年1月20日,原告的客户华勤公司向被告支付专利申请费915,620元(其中代理费744,000元,官费171,620元)。根据约定,被告应当支付给原告代理费558,000元。后被告于1月30日支付给原告250,000元,尚余308,000元代理费至今未付。
  2011年2月起,原、被告结束合作关系。
  另查明,华勤公司与被告曾签订《年费监控委托代理合同》,约定:乙方(被告)在专利授权后的保护期限内,监控该专利案件的年费缴纳情况并及时通知甲方(华勤公司);乙方可根据甲方指令代收代缴年费,也可以由甲方自行缴纳年费;甲方接到乙方通知,必须给予乙方明确的年费缴纳指令;在专利案件有效期限内,每年到期支付当年的年度管理代理费用,每年每件200元,甲方只要根据乙方出具的费用账单上的内容支付当年度的年费代理费和年费官费,如果乙方未及时通知甲方支付年费,由此给甲方造成的滞纳金和相应的损失全部由乙方承担;甲方未在乙方开具的账单有效期内支付所有费用,乙方将视为甲方放弃该专利权,并将终止年费监控委托代理工作;等等。
  审理中,被告陈述,双方合作期间,原告以被告名义代理的专利案件中,SEPA公司、上海稳健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史春培、特拉蒂姆公司、湖州粉红丝带健康咨询有限公司案件的代理费共计41,794元原告收取后未按约定比例支付给被告。双方结束合作后,因原告未及时将其代理的所有案件转出,被告为原告遗留的案件做了年费管理、转官方文件和证书、作意见陈述等大量工作,根据被告的收费标准,原告应当向被告支付相关费用142,595元。被告代原告客户一成公司支付了年费滞纳金195元,也应当由原告返还给被告。对于上述被告主张的费用,原告仅同意支付史春培、特拉蒂姆公司、湖州粉红丝带健康咨询有限公司(实际代理费为500元)3个案件代理费的25%共计8,959.5元,以及被告转官方文件、代为缴纳官费和办理资助的相关费用共计2,522元。
  审理中,双方当事人均确认,双方挂靠经营关系存续期间原告以被告名义代理的相关专利案件目前均已从被告处转出。
  上述事实,有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公证书、汇款凭证、代理费发票及专利收费收据、双方往来邮件、委托代理合同等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本案其他证据或与本院确认的事实无关或欠缺证据相印证,本院均不予采信。
  本院认为,原、被告之间虽未订立书面合同,但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相关证据,可以确认双方之间挂靠经营关系成立。根据双方实际往来的情况,对于原告以被告名义代理的专利业务,具体工作均由原告负责完成,相应的代理费应由原、被告按3:1的比例分成。故对于原告要求被告给付华勤公司代理费分成308,000元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的SEPA公司等部分案件的代理费分成,根据双方挂靠经营期间的合作惯例,原告客户的代理费一般先支付到被告账户,由被告开具代理费发票,再按75%的比例支付给原告,现被告主张上述案件的代理费未收到,但没有提供证据证明相关费用客户已经向原告支付,对其中部分案件未收到代理费即先开具发票的做法也与合作惯例不符,故本院只能根据原告认可的部分,按8,959.5元予以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的为原告尚未转出案件所做年费管理、转官方文件和证书、作意见陈述等工作的费用,本院根据被告主张费用的不同性质作如下认定:关于年费管理费,根据双方的一致陈述及被告提供的《年费监控委托代理合同》显示,专利代理机构为客户代理年费监控与缴费事宜应有客户的授权,年费代理费的收取也以客户授权进行年费监控并给予明确的年费缴纳指令为前提,专利代理机构在收到当年度的年费代理费和年费官费后才为客户代缴年费,据此被告只有在获得客户授权且相关客户支付了年费代理费后才有权向原告主张按比例分成,现被告仅以履行了通知义务为由要求原告按客户的收费标准支付年费管理费,缺乏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关于转官方文件和证书的费用,被告作为相关专利案件在专利局备案的代理机构,在收到官方文件和证书后转交给客户是其应尽义务,即使本案中因原、被告存在挂靠经营关系,按照合作惯例被告应直接向原告交付相关材料、再由原告转给客户,但被告直接将相关材料转给客户可能产生的费用与其收取的25%代理费相比也未超出合理的限度,且因双方各执一词,被告此举属为争取客户而越权所为还是因原告不愿前去领取材料而无奈所为无法查明,具体的费用数额被告亦未能举证证明,现原告自愿按每笔10元共计2,430元支付给被告,与法不悖,本院予以准许,同理对于被告为华勤公司代为缴纳官费和办理资助的费用,本院也以原告自愿支付的92元予以支持;关于被告为华勤公司作实质性意见陈述的费用,根据合作惯例相关实质性工作均应由原告完成,现被告主张其代原告做了相关工作并要求原告支付相应的费用,应当举证证明其行为的必要性和正当性,而从原、被告及华勤公司之间的往来邮件可以看出,三方一直未间断邮件联系,期间华勤公司的大部分专利案件均由原告完成实质性工作,故即使被告确实做了一定的实质性工作,其行为既有违双方的合作惯例,亦缺乏必要性,故对于被告要求原告支付相关费用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主张的代原告客户一成公司支付的年费滞纳金195元,因该笔费用的支付义务人为一成公司,故被告要求原告支付没有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扣除原告应当支付给被告的相关费用11,481.5元(8,959.5+2430+92)后,被告应当返还给原告的代理费为296,518.5元。
  关于原告主张的逾期付款利息,因双方未作明确约定,且在结束挂靠关系后双方就原告应当支付给被告的费用存在争议,被告实际应付款金额一直未能明确,故对于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关于反诉原告的反诉请求,因反诉原告提供的电话录音记录中关于印章的表述缺乏明确的指向性,亦无法提供其他证据证明反诉被告私刻了反诉原告的公章及专利业务章,故对于反诉原告要求反诉被告返还公章及专利业务章的反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一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反诉原告)上海某某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原告(反诉被告)曹某某代理费296,518.5元;
  二、原告(反诉被告)曹某某的其余本诉请求,不予支持;
  三、被告(反诉原告)上海某某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的反诉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