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投资纠纷:A诉B公司盈余分配纠纷案

  原告A诉称:被告系外贸进出口公司,原告系被告股东,持有被告3.3%的股权。2010年3月,对于2007、2008年度之利润分配,被告董事会作出《B公司2009年度董事会决议》、《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董事会决议》等董事会决议,被告股东会作出《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股东会决议》。上述决议表明,原告应获得被告2007、2008年分红总计人民币630,552.43元,扣除应缴个人调节税人民币126,110.49元,原告实际应得的分红为人民币504,441.94元。但被告董事会同时作出《关于A同志有关问题的董事会决议》,以原告在任被告总经理期间,错划且至今未能追回8.801602万美元,从而造成被告的最终损失为由,作出了原告赔偿被告“实际损失额”50%的经济处罚,并截留了原告分红人民币364,780元,即被告仅支付给原告2007、2008年度完税后个人所得红利人民币139,661.94元,原告多次索要未果。原告认为,股东利润分红权系《公司法》及被告章程赋予股东的法定权利,被告董事会无权擅自截留。为此,原告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返还原告2007、2008年度股东税后利润分红人民币364,780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B公司辩称:对原告所述的被告应向原告分红金额以及原告实际领取红利金额无异议,扣除的人民币364,780元是被告对原告处罚的金额。被告对利润的决定合法有据,不存在将应得利润少分配给原告的事实。请求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被告系有限责任公司,原告系被告股东,持有被告3.3%的股权。
  被告公司章程载明,股东作为出资者按占公司的股份额享有所有者的资产受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股东按股份分取红利。上述章程还载明,公司设立董事会,董事会对股东会负责,行使下列职权:负责召集股东会,并向股东会报告工作;执行股东会的决议;决定公司的经营计划和投资方案;制订公司的年度财务预算方案、决算方案;制订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和弥补亏损方案;制订公司增加或者减少注册资本的方案;拟定公司合并、分立、变更公司形式、解散的方案;决定公司内部管理机构的设置;选举产生董事长;聘任或者解聘公司总经理,根据总经理的提名,聘任或者解聘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决定其报酬事项;制定公司基本管理制度。
  2010年3月16日,被告形成《B公司2009年度董事会决议》,内容涉及,该次董事会审议了“2008、2009年度财务工作报告”,“工资总额2008、2009年度列支情况和2010年度预算方案”,“关于不再支付的股利转入利润分配-未分配利润的议案”,“关于2007、2008年度利润分配的预案”等议案,并一致同意和通过了《关于利润分配的董事会决议》、《关于利润分配的股东会决议》、《关于A同志有关问题的董事会决议》等决议。
  其中,《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董事会决议》载明,同意对2007年度、2008年度可供分配利润按各股东投资比例进行分配;经审计,公司2007、2008年度可供分配利润合计为人民币19,107,649.29元等。《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股东会决议》的内容与上述《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董事会决议》的内容一致。
  《关于A同志有关问题的董事会决议》涉及,原告任总经理期间,在与C公司业务往来过程中有一笔高达8.8万美元(按当时购汇成本折合人民币729,573.59元)违规虚列支付佣金款造成公司损失,至今未被追回;根据审计意见和实际情况,董事会认为,原告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依照《公司法》第六十三条,公司员工手册等规章,对原告作出按对公司造成经济损失额的50%(计人民币364,780元)赔偿损失的经济处罚,赔偿款从其2007、2008年度完税后个人所得红利部分予以扣缴。
  依据上述决议,被告应向原告分配2007、2008年度红利人民币504,441.94元(税后),但原告实际领取红利人民币139,661.94元,被告扣缴了原告2007、2008年度完税后个人应得红利人民币364,780元作为对原告的处罚。
  本案审理中,被告向本院提供1份落款时间为2003年2月18日“经营者群体持股方案”的复印件,其中第7条规定:主要经营者转让股份收入应在其离开企业会计年度结束后,经财务审计后兑现,如发现由于其在任期内遗留问题造成公司损失,经董事会讨论后,视情况在兑现中扣除。原告表示对该持股方案的真实性不清楚。在该持股方案上签名或盖章的其他人员或公司向本院出具了书面情况说明,表示对该持股方案的真实性予以认可。
  本院另查明,原告担任被告总经理期间,被告于2004年7月23日以佣金名义支付给C公司88,016.02美元。在此期间,被告与C公司之间存在外贸代理业务关系,互有账务往来。
  认定以上事实的依据为:被告公司章程;《B公司2009年度董事会决议》;《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董事会决议》;《关于B公司利润分配的股东会决议》;《关于A同志有关问题的董事会决议》;海外电汇申请书;双方当事人当庭陈述。以上书证,经当庭举证、质证,其真实性及证明力可予确认。
  本院认为,首先,《公司法》明确规定,公司股东依法享有资产收益、参与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被告的公司章程亦载明,股东作为出资者按占公司的股份额享有所有者的资产受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等权利;股东按股份分取红利。依据上述法律规定和章程的约定,作为被告的股东,原告依据自己的出资享有获取红利的权利,这是原告应享有的一项重要的股东权利,他人不得非法限制或剥夺。
  其次,经被告股东会及董事会形成决议,在审计的基础上明确了2007年度、2008年度可供分配利润合计为人民币19,107,649.29元,并明确了按各股东投资比例进行分配的原则。本案中,被告对原告主张的应分配红利金额并无异议,其以“经公司董事会表决,应扣缴人民币364,780元作为对原告给公司造成经济损失的处罚”为由提出抗辩。从《关于A同志有关问题的董事会决议》来看,其内容涉及对原告在担任被告总经理期间,被告与C公司业务往来中的一笔款项作出认定和处理。但一方面,被告与C公司之间互有帐务往来,迄今为止,被告并未与C公司核对账目,因此,对于C公司而言,被告所支付的88,016.02美元是否构成不当得利不应由被告作出认定;另一方面,被告至今未通过任何法律手段向C公司追讨上述88,016.02美元,被告的救济途径尚未穷尽,该笔款项尚不能认定为被告的经济损失。此外,即便上述款项属于被告的经济损失,则该损失是否因原告执行公司职务时的不当行为所导致,原告应否承担赔偿责任应通过相关程序依法主张,被告无权直接对此作出认定并以扣缴原告红利的方式作出处理。
  此外,无论被告所提供“经营者群体持股方案”是否具备真实性,在本案所涉88,016.02美元尚不能认定为被告经济损失、原告的过错责任尚不确定的情况下,由被告直接对原告作出扣缴红利的经济处罚亦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综上,股东按照实缴的出资比例分取红利的权利受法律保护,原告要求被告支付红利的诉讼主张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依法应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四条、第三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B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A支付2007、2008年度红利人民币364,780元(税后)。
  负有金钱给付义务的当事人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