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股东权利:公司盈余分配纠纷
股东权利有无被侵犯:公司盈余分配纠纷
原告冯a与被告上海A有限公司公司盈余分配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8月30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杨亦兵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冯a及委托代理人邹a、被告委托代理人吴a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冯a诉称,原告系被告员工,自2009年1月31日至2011年5月26日在被告处工作。期间,原告与被告签订合作参股协议,约定原告享有公司10%股权。经查,2010年度公司利润总额人民币(以下币种同)935,010.03元,而被告不向原告分配利润。现诉至法院,要求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未分配利润93,500元。
  原告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如下证据:
  1、合作参股协议1份,证明原告有享受当年利润分配的权利。
  2、劳动合同1份、裁决书1份,证明原告在被告处工作的事实及时间。
  3、2010年企业法人年检报告书、资产负债表、利润表各1份,证明2010年被告公司利润为935,010.09元。
  4、情况说明1份,证明原告与被告法定代表人之前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原告离开原公司至被告处工作是基于干股协议书约定的条件。
  被告上海A有限公司辩称,1、原告自行离开被告公司,已不享有干股权利。2、被告处于亏损状态,法律规定公司在弥补亏损之前不能分配利润。3、合作参股协议中没有约定分配利润的周期,应当三年之后才分配。现要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为支持其抗辩理由,向本院提供2008-2010年年检报告书各1份,证明被告成立至今亏损的事实,2010年的盈利不足以弥补之前的亏损;原告离开之前单位是2008年12月,从合作参股协议的签订时间看,原告跳槽并不以合作参股协议为前提。
  在庭审中,对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被告经质证后认为,证据1真实性确认,条款约定共担企业风险和享受利润,因企业现处于亏损,原告应当承担2009年的亏损。协议没有明确利润分配周期。干股仅在被告处工作时有效,原告已经离开公司,故干股分配利润权利已经丧失。证据2真实性无异议。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但2009年被告亏损300余万元,故不可能有利润可以分配。 证据4与本案无关联,跳槽本身存在风险。对被告提供的证据材料,原告经质证后认为,真实性无异议,与本案无关联性。
  经对原告与被告提供的证据质证、认证并结合庭审陈述,本院确认本案如下事实:
  (一)被告系由案外人凌a于2008年11月24日投资成立的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300万元。凌a担任法定代表人。
  (二)2010年3月1日,凌a作为被告法定代表人与案外人顾a、沈a、原告签订一份“上海A有限公司合作参股协议。该协议载明:……公司以共同发展为目的,体现集体参与决策和管理的思想,公司决定由核心人员在上海A有限公司工作期间持有公司干股,使其共享利润分配和共担企业风险,持有干股人员和投资人形成董事会。干股持有人持股时间为2008年12月1日至2011年12月1日。到期如干股持有人要求转实股,经董事会讨论可以用现金形式投资,企业将原来的独资公司转为合资公司。如不参与现金投资,2011年12月1日之后仍按干股分配形式无限期实行。干股只在上海A有限公司工作期间有效,只要离开公司工作,干股就自动取消。干股在公司以外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干股也不对上海A有限公司工作的去留发生任何关系。持有干股的具体人员和股份如下:(2008年12月1日起开始持有)顾a公司股份的10%,沈a公司股份的10%,冯a公司股份的10%。
  (三)2011年5月26日,原告自被告处离职。
  (四)被告工商备案的2009年12月的利润表显示净利润-3,720,102.99元,资产负债表记载的所有者权益为-720,102.99元。2010年12月的利润表显示净利润935,010.09元,资产负债表记载的所有者权益为197,334.30元。
  (五)被告未就干股召开涉及分配利润的股东会会议。
  本院认为,股东主张股利分配,必须具备如下条件:1、公司必须有实际可供分配的利润。分配股利首先应有盈余,即从资产负债表的净资产额扣除资本额、股利分配时为止已储备的法定公积金、股利分配时为止已储备的任意公积金以及当期利益应课的法人税之后的剩余金额;其次,必须有依法经过审查验证的财务报表和利润分配计划。2、公司的利润分配方案是否得到股东会或股东大会的通过。股东根据公司法的规定,通过召开定期会议或临时会议,在股东会或股东大会通过利润分配方案,使股东可享有的利润处于确定状态,使股东的抽象层面的股利分配请求权转化为具体层面的股利分配给付请求权,股东才能行使请求权。3、公司是否存在侵权行为。侵权行为一般表现为:公司拒为支付股利;公司少分股利;公司未按股东的出资比例或股份比例分配股利未经股东本人同意,以非货币形式发放股利;公司提取的任意公积金超过公司章程或股东会议决议的数额或比例范围等。
  本案中,原告虽然不是被告股东,而是依据涉案参股协议在一定期间内持有干股的人员,其权利义务由参股协议予以约定。由此原告获得了持股期间享有公司盈余分配的权利。但因被告系有限责任公司,干股红利的分配也要符合公司法关于盈余分配的有关规定。现已有证据已经证实被告在2009年度亏损370余万元,虽然次年度盈利90余万元,但公司实际仍处于亏损状态,无利润可供分配。即使被告对2010年度的利润有按干股比例分配的意思表示,也是有违公司资本的充实、不变原则。故原告的诉讼请求没有公司存在可分配利润作为基础,原告主张所依据的前提条件并不存在。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五条、第一百六十七条第四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冯a的诉讼请求。

股权律师 股东权利 公司利润分配前提 股东会决议 股东纠纷 股东诉讼 股东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