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票据纠纷:公司与银行间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案
票据纠纷:公司与银行间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案

  上诉人桂林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金药业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关支行(以下简称杭州银行大关支行)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一案,不服杭州市拱墅区人民法院(2008)拱民二初字第31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年12月2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审理查明:2007年2月5日,开凯公司作为出票人签发了一张票号为GA/0101537337银行承兑汇票,该票据记载以下事项:出票人:杭州开凯物资有限公司;收款人:唐山天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委托付款行:杭州市商业银行大关支行;出票金额:人民币200000元;汇票到期日:2007年8月5日。开凯公司作为出票人在该份银行承兑汇票第二联上予以了签章,并委托付款行承兑,到期无条件付款。杭州市商业银行作为承兑行亦在该票据上签章,表示本汇票已经承兑,到期日由本行付款。同年2月8日,开凯公司将上述汇票交付给天柱公司,天柱公司作为背书人签章后,又将该票据背书给瑞德公司。自2007年3月至2007年5月期间,该票据经过连续七手的背书,九州通公司取得了该份票据。因九州通公司与三金药业公司存在药品经销的合同关系,遂于同年5月30日将该票据背书给三金药业公司,用以支付相应货款。同年7月24日,三金药业公司作为背书人签章,并背书记载“委托收款”,被背书人桂林工行高新支行营业部于次日将委托收款凭证及银行汇票寄给杭州银行大关支行。7月30日,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以“第九被背书人书写不规范、前手出证明”、“如延期承兑请写说明”为由,出具了《拒绝付款理由书》,并将该票据退回。8月28日,三金药业公司将延期承兑说明、前手背书人九州通公司出具的证明及银行承兑汇票一并交至桂林工行高新支行营业部,再次委托该行办理委托收款手续。次日,该营业部将汇票及证明材料寄往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处。9月4日,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以“2007年8月31日法院除权解付”为由再次拒付,并出具《拒绝付款理由书》。涉案票据则由杭州银行大关支行收下保管至今。又认定,2007年6月4日,江华公司作为申请人向我院提出票据公示催告申请书,要求对其持有的但已遗失的票号为GA/0101537337、出票人:杭州开凯物资有限公司、收款人:唐山天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背书人:荣成金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委托付款行:杭州市商业银行大关支行、出票金额:人民币200000元、汇票到期日:2007年8月5日的银行承兑汇票一张申请公示催告。同日,本院发出公告,同时向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发出《停止支付通知书》。2007年8月22日、2008年1月16日,本院作出(2007)拱民三催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及判决公告各一份,以及(2007)拱民三催字第25—1、2号补正民事裁定书各一份,宣告票号为GA/0101537337银行承兑汇票无效;申请人烟台江华工贸有限公司自判决公告之日起有权向支付人请求支付。2007年8月29日,杭州银行大关支行根据法院的除权判决及江华公司要求支付的申请,向江华公司委托收款行烟台市商业银行开发支行办理了解付手续,共计向江华公司支付了人民币200000元。由于三金药业公司未能在法院的公示催告期间作为利害关系人向法院申报权利,因此在其收到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以“2007年8月31日法院除权解付”为由而出具的《拒绝付款理由书》后,遂于2008年3月17日以票据追索权纠纷为案由,将杭州银行大关支行起诉来院,要求确认涉案票据有效,并判令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向三金药业公司支付票面金额人民币20万元及相应利息,赔偿三金药业公司因追索票据权利而支出的相关费用等。另认定,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于2008年7月由原企业名称杭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关支行变更为现名称杭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大关支行。
  原审法院审理认为:本案所涉的票号为GA/0101537337银行承兑汇票是由出票人签发的,委托付款人在指定日期无条件支付票面金额给收款人或者持票人的票据。该票据记载事项全面、签章真实、背书连续,与留存在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处的该票据第一联所记载的内容能够一一对应,应属有效票据。本案中,三金药业公司基于与九州通公司存在真实的交易关系和债权债务关系,在其给付对价的前提下依法取得了涉案票据,依法享有票据权利。然经江华公司提出的公示催告申请,票号为GA/0101537337银行承兑汇票被法院依法宣告无效,而作为该票据的付款人即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亦根据法院的除权判决,已向申请人江华公司履行了支付义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六十条的规定,付款人依法足额付款后,全体汇票债务人的责任解除。在此情况下,三金药业公司作为利害关系入不得再行主张该票据的付款请求权和追索权。现三金药业公司提出要求作为付款人的杭州银行大关支行支付汇票金额20万元及利息等诉请,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票据法》第四条、第十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第三十一条、第六十条之规定,判决:驳回桂林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68元,由桂林三金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负担。
  上诉人三金药业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上诉人因与河南九州通公司有药品购销业务关系,九州通公司以编号为GA/010153737银行承兑汇票支付货款,该票据记载事实全面完整、签章真实、背书连续,与杭州银行大关支行留存的汇票第一联所记载的内容一一对应,是合法有效票据,杭州银行大关支行有兑付该票据的责任和义务。二、一审判决未认定(2007)拱民三催字第25号案件所涉票据不是上诉人持有票据的复印件的事实,导致一审判决错误。上诉人在一审中申请法院调取(2007)拱民三催字第25号案件法院卷宗及从杭州银行大关支行调取该汇票原件相关证据内容,在立案时及开庭质证及庭审中,上诉人已经明确指出该票据有明显不同,也与杭州银行大关支行留存的汇票第一联在字体打印空间位置不符,除权判决认定的“持票人:烟台江华公司”、“背书人:荣城金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在上诉人持有的汇票背书上根本未有任何体现,不是本案所涉汇票的复印件,即(2007)拱民三催字第25号案件除权判决涉及的汇票与上诉人持有的汇票不是同一票据,该除权判决不应对上诉人所持票据产生拘束力。三、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在对汇票的处理及向烟台江华公司支付20万元时确有过错,其应承担相应责任,故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在向上诉人承担汇票兑付责任后,其可向烟台江华公司追索。(一)2007年6月4日,法院在受理票据宣告无效一案时,已经向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发出《停止支付通知书》,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已经明知该汇票进入公示催告程序,但在2007年7月24日上诉人通过桂林高新区工行委托解付时,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于2007年7月30日以“背书人书写不规范,前手出证明”和“如延期承兑请写说明”为由出具《拒绝付款理由书》,杭州银行大关支行隐瞒了该汇票进入公示催告程序和被法院通知停止支付的事实有过错,致上诉人不能在公告期限届满日(2007年8月4日)前和法院作出除权判决(2007年8月22日)前和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向烟台江华公司支付款项日(2007年8月29日)前提出异议,终止公示催告程序和停止向烟台江华公司付款避免损失。(二)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向烟台江华公司付款时审核不严,其行为有过错。1、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在付款审核时,如果将法院的除权判决仔细审核并与其留存的汇票第一联进行比对,应能发现除权判决票据的收款人“唐山天柱钢铁有限公司”与留存汇票收款人“唐山天柱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比,少了“集团”两字(在上诉人2008年1月15日第一次到法院立案指出收款人的差异后,法院于2008年1月16日作了补正裁定)。2、在前手九州通公司出具证明后,上诉人再次通过桂林高新区工行委托解付,但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于2007年9月4日以“2007年8月31日除权判决解付”为由,拒绝支付,可见杭州银行大关支行对其付款的期限也是答复错误的。四、法院在原(2007)拱民三催字第25号案件审理过程中有瑕疵,法院通过对本案的审理查明事实后,曾经于2009年3月23日下达民事裁定书,对本案诉讼中止,并决定对票据宣告无效一案再审,后因故未能再审。需指出:(一)法院在宣告票据无效一案中,未在全国性报刊上发布公告,仅在法院的公告栏内进行公告,不符合规定。(二)卷宗中相应票据复印件字迹比较模糊,且仅有一页正面,无背书栏目,除权判决认定“持票人:烟台江华公司”、“背书人:荣城金辰机械制造有限公司”依据不足。五、一审判决书既说票据有效,又说票据无效,自相矛盾。如果说票据有效,则上诉人主张的诉讼请求第一项应当得到支持,且上诉人向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主张付款也应得到法院的支持,但一审法院都予以了驳回。如果按除权判决认定票据无效,那么上诉人不再享有票据权利,这和一审法院认定享有票据权利的描述有矛盾。且引用票据法第60条是错误适用法律,剥夺了上诉人的追索权。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并改判支持上诉人的一审诉讼请求,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杭州银行大关支行承担。
  被上诉人杭州银行大关支行答辩称:一、答辩人已履行付款义务,不再负有票据责任,无需再次承担付款责任。根据票据法第60条规定,“付款人依法足额付款后,全体汇票债务人的责任解除”。从票据权利来看,如果付款人没有进行付款行为,则票据权利没有消灭,因此主张票据权利是合适的,但若付款人已经进行了付款,履行了付款义务,则票据权利即告消灭,任何人都无法再主张一项已经消灭的权利。而本案中答辩人作为该票据的承兑人、付款人已依法足额付款的事实清楚,因此包括自身在内的全部汇票债务人已不再负有票据责任,即无论何人再次主张票据权利,付款人无需也不能再次进行付款。二、答辩人在付款过程中不存在错误,无需承担责任。三金药业公司未及时申报权利应自行承担不利后果。从票据法角度看来,涉及票据的有两大类权利,一类是票据权利,一类是非票据权利。三金药业公司持有的票据已被除权判决,自不再享有票据权利,同时,由于答辩人对该现状的产生不存在过错,即不存在未履行任何法律上要求的法定义务的情形,故无需承担民事责任。从答辩人的角度来看,与该票据相关的行为均符合法律规定。答辩人从接受法院的止付通知进行止付,到按法院除权判决向公示催告申请人进行付款,均有法律依据和生效法律文书的依据,同时也是根据人民法院的要求进行,其间并没有任何不当行为。而三金药业公司没有在公示催告期间及时申报权利也是不争的事实。从行为与法律责任关系来看,有行为才有责任,法律责任是否承担应该与当事人的行为相挂钩,本案中答辩人的行为并无不当,更未违反票据法及其他任何法律的规定,当然不应该承担法律责任。三、答辩人并没有附加的通知义务,三金药业公司也不可能实施通知的行为,三金药业公司应在规定时间内申报权利,否则将承担不利后果。三金药业公司认为一审判决书前后矛盾,实际上是曲解了判决书内容,在公示催告程序发生前法院认定该票据是有效票据,但是在烟台江华公司提请公示催告程序后因三金药业公司未及时履行义务,故该票据被认定为无效。综上,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正确、适用法律得当,请求依法驳回上诉请求。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三金药业公司主张权利的票据与(2007)拱民三催字第25号民事判决书所涉票据的票据号、出票人、委托付款行相同,具有同一性,原审法院认定该票据已被除权判决并无不当。三金药业公司取得的票据虽然记载事项全面、背书连续,但鉴于该票据被除权判决宣告无效后,杭州银行大关支行作为付款人已经根据除权判决向公示催告申请人足额支付了票据款项,其付款义务已经完成,三金药业公司再行向其主张支付票据金额及相应利息没有法律依据。三金药业公司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三金药业公司原审的主要诉讼请求是要求付款人支付票据金额,故本案案由应确定为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