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服务领域
贵阳奇文文化公司与外研社公司关于作品复制发行权纠纷案
贵阳奇文文化公司与外研社公司关于作品复制发行权纠纷案

  上诉人贵阳奇文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文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外研社)侵害作品复制发行权纠纷一案,不服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筑知民初字第1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查明,外研社享有《新概念英语》(新版)学生用书1、2、3、4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专有出版权。2011年7月22日,外研社的委托代理人以消费者的身份在奇文公司购买了《新概念英语》(新版)第1、2、4册各两本,取得金额为88.5元的销货清单一张。整个购书过程由贵州省贵阳市立诚公证处进行公证,封存了购买的图书,并出具了(2011)黔筑立诚公字第3386号公证书。
  将外研社提供的正版《新概念英语》(新版)第4册与公证封存的图书进行比对,两者存在以下不同:1、正版图书版权页的“CIP”中的“I”是网纹字,且清晰可见,公证处封存的图书的“CIP”中的“I”是实心字;2、正版图书第100页和第101页之间中缝下方印有“甲乙丙丁”四字,公证处封存的图书则没有;3、正版图书的图形和文字细腻,公证处封存图书的图形和文字比较粗糙。另查明,外研社为制止本案侵权支付了律师费1000元,公证费166元,购书费29.5元,外研社还支出了相应的邮寄、交通、食宿、复印费用。奇文公司的注册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为批零兼营:国内版图书期刊、工艺品和文化用品等。
  外研社认为奇文公司的行为侵犯了其对涉案图书的专有出版权,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奇文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人民币1万元;2、奇文公司赔偿因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共计人民币1396元;3、奇文公司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一审法院认为,外研社享有《新概念英语》(新版)第4册在中国大陆地区的专有出版权,其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他人非经其许可,不得复制、发行该书籍。奇文公司辩称公证程序违法,不认可涉案图书是该公司销售的,对此原审法院认为经过公证证明的事实,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除非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证明,但奇文公司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推翻公证事实,故对奇文公司的抗辩不予采纳。根据公证,奇文公司有销售《新概念英语》(新版)第4册的行为。通过比对,可以确认奇文公司销售的涉案图书并非外研社出版和发行,系非法出版复制品。奇文公司销售非法出版物侵犯了外研社的专有出版权,其应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因奇文公司销售涉案图书的数量不清,外研社亦未能举证证明其因侵权所受损失或奇文公司获利情况,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九条之规定,考虑到《新概念英语》(新版)第4册的知名度、销售量及奇文公司的经营规模,一审法院酌定奇文公司赔偿外研社经济损失3000元。关于外研社为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律师费1000元、公证费166元、购书费29.5元,因有相应票据予以佐证,予以支持。关于外研社支出的邮寄、交通、食宿、复印费用等,因其提供的票据庞杂不清,且部分票据时间与取证时间不吻合,故对其核算的每案200元不予支持,但考虑到外研社维权必然产生相应费用,故酌定支持100元。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奇文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经济损失3000元;二、奇文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1296元;三、驳回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84.9元,由奇文公司负担。
  一审宣判后,奇文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称:第一,一审认定事实不清,2011年7月22日公证处在图书批发市场向数家商家购买了《新概念英语》系列书籍,公证人员没有当场封存图书,不能排除将数家销售商所售图书混淆的可能性。一审庭审中,外研社以其工作人员戴隆宝的签字来区分,不符合规定,因为戴隆宝并非公证人员。公证书记载当日即将所购图书运至公证处进行拍照封存,但实物上封存的日期为2011年7月25日,时间不一致。另外,封存的图书交由申请人自行携带也不符合规定,鉴于公证程序存在种种瑕疵,该公证书不应采信。第二,即使法院采信了公证书,也不能认定上诉人所售图书是盗版书籍。外研社应当以同一版本的书籍与涉案图书进行对比,一审用外研社2009年版的图书和公证机关封存的2003年版的图书进行对比不合理,不能得出涉案图书为盗版图书的结论。第三,上诉人的经营范围为中小学教辅书籍,上诉人从未销售过《新概念英语》,由于图书批发市场营业员存在销售提成,为满足顾客的要求,有些营业员会去别的商家铲货销售给顾客,这种行为是营业员个人的行为,与书商无关。第四,即使上诉人的行为构成侵权,一审判决赔偿经济损失3000元,并负担维权费用1296元,数额过高。
  被上诉人外研社辩称公证程序合法,上诉人奇文公司并没有提供相反证据证明公证事项虚假,公证书应当采信。至于奇文公司所称的版本不同问题,外研社所有的版本中均具有本案所述的防伪特征,奇文公司认为其所售图书系正版图书,就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其所售图书来源合法。奇文公司主张销售涉案图书系营业员个人的行为,与公司无关的主张不能成立,奇文公司系大型图书批发企业,应为其员工的行为承担责任。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经审理查明,2011年7月22日外研社的委托代理人戴隆宝到图书批发市场购买了《新概念英语》第1、2、4册各两本。立诚公证处的赵云飞和刘洋,在现场见证了购买过程并拍摄了照片5张,制作了现场工作记录。所购图书当日由戴隆宝携运至公证处,戴隆宝在所购图书上注明购于奇文公司,公证处封存的封条上注明封存日期为2011年7月25日。对此立诚公证处解释称7月22日运至公证后,当日并没有封存,而是存放在公证处,后于7月25日拍照封存,在公证书中并没有对涉案图书在公证处存放的过程进行描述,但公证事项及过程均是客观真实的。另,公证取得的产品销售单上盖有“贵阳奇文文化有限公司”的印章,奇文公司并没有对该印章的真实性予以否认。奇文公司提供的出版物批发市场管理委员会2013年6月5日出具的《证明》称,“……因营业员不懂图书发行,识别不到图书真假,纯属铲书行为,此行为公司负责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除此之外,二审经审理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相一致,本院对一审认定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关于奇文公司是否销售本案所诉的《新概念英语》第4册的问题,公证机关作为法律赋予公证权的机构现场见证了图书购买过程,并拍摄了照片,制作了现场工作记录,证明本案所诉的图书系奇文公司出售。在没有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公证文书的情况下,公证文书所证明的事实应当作为认定事实的依据。且本案中购书取得的销售单上盖有奇文公司的印章,奇文公司对该印章的真实性并没有提出异议,而是辩称该销售行为系营业员个人铲货的行为,与公司无关。综上分析,可以认定涉案图书系奇文公司销售。
  关于涉案图书是否是盗版图书的问题,外研社已经提供了正版图书以证明涉案图书与正版图书不同,外研社已完成其举证责任。奇文公司如果认为其所售图书系正版图书,就应当提供其所售图书的合法来源,但奇文公司并没有提供该证据,故对奇文公司关于涉案图书是正版图书的抗辩,不予采纳。至于其主张的销售行为系营业员个人行为,与公司无关的主张,本院认为营业员系其工作人员,营业员在公司经营场所从事了公司业务范围内的图书销售行为,并且在销售单上加盖了公司的印章,该行为应当认定是公司的行为,应由公司承担相应的责任。至于赔偿数额问题,原审法院依照法律规定,酌定赔偿经济损失3000元,并负担维权费用1296元,并无不当。
  综上,上诉人奇文公司的上诉理由均不能成立,其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